你们,想看,紫薇x无剑的,BG吗?

瞎写的玩意儿


  无剑双手被反剪到身后,压着身子要她跪下。她死撑着一口气,愣是站直了没动 只被压得俯下了身,然而散乱发丝下一双灼灼的眼睛死盯着那魍魉首领,嘴角撇起一丝冷笑。

  那魍魉首领拊掌大笑一声:“五剑之首果然有一副不屈傲骨,只是既落到了我的手中,又不肯屈服,不吃点苦头怎么能行?这次便先给你个机会,勾魂蝎,去好好劝说一番。”

  紫色衣衫的美人扭着纤腰走到无剑面前,用手中烟斗轻勾起她下巴,向她脸上吐一口烟雾:“姐姐我可是很中意你呢,不如便留下来吧。这样强大的一把利剑就此折在此处,未免可惜。”

  无剑微微一笑,右手竟脱出禁锢,抚上她脸颊:“你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就此香消玉殒也是可惜。”勾魂蝎大惊,竟不知她是如何摆脱身后人的压制。然而她并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无剑的手不知不觉来到她腰上,配合掌力将她甩出,正撞上一支呼啸挥来的碧绿竹杖,登时殒命。

  众人皆是一惊,丐帮圣物绿竹棒已收起了那支碧绿晶莹的竹棒,大步走到无剑身边。他身后的金铃索忽而神色一凛,挥出手中白绸,将掷乾坤躲在暗处发来的三枚铜钱裹住收回,借这一收蓄力,又一次挥出绸带,这次是末端的金铃不偏不倚打中了掷乾坤胸口大穴,教他浑身酸软无力。

  掷乾坤已是满心惊惶,拼着一口气要逃离,千万根拂尘银丝却缠上他腰,将他抛上空中。越女剑一步踏出,使一招“枝击白猿”,身子轻灵跃起,长剑在空中挽了两个平花,当即回身下击,在他胸口刺了个血窟窿。她迅速抖落剑上血液,收剑回鞘,与银缕拂尘一同站回无剑身后。

  云珀针见势不妙,从怀中取出一把云针要给魍魉众疗伤,眼前一道白影晃过,那妙手白扇已笑嘻嘻地站在她十几步开外,手中捏着一块手帕,帕中正包着她的云针。云珀针大惊失色,低头一看,手中针长了寸许,泛着紫光,分明是一把淬了冰魄毒的银针!她的手指刚接触银针一会就肿胀麻木,皮肉发黑,而后又是一枚银针飞来,正中她眉心,当场毒发身亡。冰魄银针冷着脸,见到银缕拂尘时才露出点笑,自觉站后他半步,又被他拉到身旁。妙手白扇摇着纸扇,摇头晃脑地唱着不成调的歌谣,踱到越女剑身边。她“噗”地笑出声,替她二哥整了整衣袖。

  其余魍魉见治疗云珀针已经死了,两位大人也命丧于此,纷纷想要逃命。毒龙银鞭皱着眉一鞭横扫而过,样貌丑陋的魍魉们被打中,身上骨头也不知断了几根,更有被鞭上倒勾刺破皮的,创口处缓缓流出黑血,只消 片刻就再无生息。

  那魍魉首领也是个没骨气的,早趁着混乱偷偷溜到出口,正打算离开,双腿却忽然无力支撑。他摔倒在地,挣扎着回头,无剑左手捏诀,右手发出两道凛冽剑气,穿透了他双膝,她垂下右手,左手依旧在身前捏着诀,右手边的空气仿佛被撕裂,空间开始扭曲成一把长刺的模样。长刺尖锐地颤鸣着,尖端抬起对准他的头颅。

  他此刻已是恐惧至极,浑身肌肉不住抽搐,双手在地上一撑一撑要逃离,九曲青丝撒出青网缚紧他,魍魉首领被迫抬起头,瞳孔映出无剑冷笑着的面孔。

  “把命留下吧。”

    4 19 2017-09-09 无剑双手被反剪到身后,压着身子要她跪下。她死撑着一口气,愣是站直了没动 只被压得俯下了身,然而散乱发丝下一双灼灼的眼睛死盯着那魍魉首领,嘴角撇起一丝冷笑。 那魍魉首领拊掌大笑一声:“五剑之首果然有一副不屈傲骨,只是既落到了我的手中,又不肯屈服,不吃点苦头怎么能行?这次便先给你个机会,勾魂蝎,去好好劝说一番。” 紫色衣衫的美人扭着纤腰走到无剑面前,用手中烟斗轻勾起她下巴,向她脸上吐一口烟雾:“姐姐我可是很中意你呢,不如便留下来吧。这样强大的一把利剑就此折在此处,未免可惜。” 无剑微微一笑,右手竟脱出禁锢,抚上她脸颊:“你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就此香消玉殒也是可惜。”勾魂蝎大惊,竟不知她是如何摆脱身后人的压制。然而她并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无剑的手不知不觉来到她腰上,配合掌力将她甩出,正撞上一支呼啸挥来的碧绿竹杖,登时殒命。 众人皆是一惊,丐帮圣物绿竹棒已收起了那支碧绿晶莹的竹棒,大步走到无剑身边。他身后的金铃索忽而神色一凛,挥出手中白绸,将掷乾坤躲在暗处发来的三枚铜钱裹住收回,借这一收蓄力,又一次挥出绸带,这次是末端的金铃不偏不倚打中了掷乾坤胸口大穴,教他浑身酸软无力。 掷乾坤已是满心惊惶,拼着一口气要逃离,千万根拂尘银丝却缠上他腰,将他抛上空中。越女剑一步踏出,使一招“枝击白猿”,身子轻灵跃起,长剑在空中挽了两个平花,当即回身下击,在他胸口刺了个血窟窿。她迅速抖落剑上血液,收剑回鞘,与银缕拂尘一同站回无剑身后。 云珀针见势不妙,从怀中取出一把云针要给魍魉众疗伤,眼前一道白影晃过,那妙手白扇已笑嘻嘻地站在她十几步开外,手中捏着一块手帕,帕中正包着她的云针。云珀针大惊失色,低头一看,手中针长了寸许,泛着紫光,分明是一把淬了冰魄毒的银针!她的手指刚接触银针一会就肿胀麻木,皮肉发黑,而后又是一枚银针飞来,正中她眉心,当场毒发身亡。冰魄银针冷着脸,见到银缕拂尘时才露出点笑,自觉站后他半步,又被他拉到身旁。妙手白扇摇着纸扇,摇头晃脑地唱着不成调的歌谣,踱到越女剑身边。她“噗”地笑出声,替她二哥整了整衣袖。 其余魍魉见治疗云珀针已经死了,两位大人也命丧于此,纷纷想要逃命。毒龙银鞭皱着眉一鞭横扫而过,样貌丑陋的魍魉们被打中,身上骨头也不知断了几根,更有被鞭上倒勾刺破皮的,创口处缓缓流出黑血,只消 片刻就再无生息。 那魍魉首领也是个没骨气的,早趁着混乱偷偷溜到出口,正打算离开,双腿却忽然无力支撑。他摔倒在地,挣扎着回头,无剑左手捏诀,右手发出两道凛冽剑气,穿透了他双膝,她垂下右手,左手依旧在身前捏着诀,右手边的空气仿佛被撕裂,空间开始扭曲成一把长刺的模样。长刺尖锐地颤鸣着,尖端抬起对准他的头颅。 他此刻已是恐惧至极,浑身肌肉不住抽搐,双手在地上一撑一撑要逃离,九曲青丝撒出青网缚紧他,魍魉首领被迫抬起头,瞳孔映出无剑冷笑着的面孔。 “把命留下吧。”

[圣紫]口红


*性转paro,超级OOC,脑洞产物别认真

*实际上根本不了解口红

  紫薇软剑轰地一声甩上门,把自己丢进沙发里,脱下高跟鞋丢到地上,八厘米的鞋跟掉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不至于吵醒圣火令。她又扯下灿金头冠摔在玻璃桌上,银白色的长发流水一般披下来,掩盖了一双流淌着夜色的暗紫色眼瞳。这次的动静可就大了些,惊得圣火令从房间走了出来,火红色的长裙瞬间点亮了她的眼睛。

  紫薇软剑眯起双眼,看着圣火令无走过来,一只涂着殷红蔻丹的细长的手伸到她的颊边,把几绺头发撩到耳后。紫薇软剑的视线游弋到她的嘴唇,饱满圆润似熟透的苹果,在灯下泛着光,像是女巫献给白雪公主的毒苹果。

  咬一口就陷入沉眠。

  紫薇软剑兀的握住了那只白皙柔软的手,力道却轻柔,两双颜色不同却同样美好的嘴唇仅隔一线。她微微张开嘴:“你……这是哪个色号?”圣火反握住她的手,吻上她的脉搏,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口红印。圣火令一双鸳鸯眼中浮动着暗沉沉的情愫,慢慢弯起来,“你自己看看,是哪个色号。”

  紫薇软剑扬起那双细如柳叶的眉,手撑在圣火的腿上,支起身子,嘴唇印上她漂亮的锁骨。

  “你可以,把印子留在这里。”

我就写写,你就看看

不撕

如果可以请评论 (づ ̄3 ̄)づ

 

    9 37 2017-08-17 *性转paro,超级OOC,脑洞产物别认真 *实际上根本不了解口红 紫薇软剑轰地一声甩上门,把自己丢进沙发里,脱下高跟鞋丢到地上,八厘米的鞋跟掉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不至于吵醒圣火令。她又扯下灿金头冠摔在玻璃桌上,银白色的长发流水一般披下来,掩盖了一双流淌着夜色的暗紫色眼瞳。这次的动静可就大了些,惊得圣火令从房间走了出来,火红色的长裙瞬间点亮了她的眼睛。 紫薇软剑眯起双眼,看着圣火令无走过来,一只涂着殷红蔻丹的细长的手伸到她的颊边,把几绺头发撩到耳后。紫薇软剑的视线游弋到她的嘴唇,饱满圆润似熟透的苹果,在灯下泛着光,像是女巫献给白雪公主的毒苹果。 咬一口就陷入沉眠。 紫薇软剑兀的握住了那只白皙柔软的手,力道却轻柔,两双颜色不同却同样美好的嘴唇仅隔一线。她微微张开嘴:“你……这是哪个色号?”圣火反握住她的手,吻上她的脉搏,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口红印。圣火令一双鸳鸯眼中浮动着暗沉沉的情愫,慢慢弯起来,“你自己看看,是哪个色号。” 紫薇软剑扬起那双细如柳叶的眉,手撑在圣火的腿上,支起身子,嘴唇印上她漂亮的锁骨。 “你可以,把印子留在这里。” 我就写写,你就看看 不撕 如果可以请评论 (づ ̄3 ̄)づ

[索夜]你贩剑吗?不,我制杖(3)


上中下的分段模式已经不太适用了……

  当天晚上,他们赶路到了距离银月峡谷还有三四公里的一家客栈,名字叫四季客栈,完完全全是东方古国的风格,老板娘要求被雇佣的人整齐穿戴好东方的服饰。两人刚跨过门槛,便有个容色秀丽的东方姑娘笑着迎上来问:“两位一瞧便知道是远道而来的旅客,可要整桌酒菜略做休整?抑或是在房间里小憩片刻?”

  夜雨声烦不太懂她说什么,一头雾水地去扯索克萨尔的衣袖:“嘿,她在说什么?”

  索克萨尔到底是四处游历过的人,见识颇多,也微笑着回一句:“住店,劳烦姑娘明日一早送些清淡饭菜上来。”那姑娘掩口一笑:“哪有什么劳烦的,公子真会说话。两位大可放心,小店的饭菜向来是一等一的。公子先去青兰阁歇歇吧。”索克萨尔颔首示意,领着夜雨声烦去了青兰阁。那老板娘看着两个俊秀的青年并肩而行,脸上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心里噼噼啪啪地打起了算盘:“我只说了一间房,两位公子便一起上去了,也不说再开一间,难不成已经习惯了共宿一室?哎呦呦……真是……”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其实没有她想的那么复杂,只是索克萨尔不想出太多钱而夜雨声烦和蓝雨的其他人挤惯了也不在意而已。

  夜雨声烦大大咧咧地把长靴一甩躺上床,撩起床边垂下的洁白纱帐,问索克萨尔:“我们明天去找点冰石和银泉水?”索克萨尔沉稳点头道:“是,还有月神的分身,银月峡谷也有月神的分身,只要打败守护其他两样材料的魔兽就能找到探索银月湖的密道。”夜雨声烦点点头,解开束发的带子塞进贴身口袋里,抱着个软枕看索克萨尔处理布谷草。

  索克萨尔取出一个小小的的玻璃瓶,壁很厚,而且非常圆润,透明瓶壁里丝丝缕缕的金光像游鱼一样缓缓流动。他抽出那支黑木魔杖,在桌上描摹法阵,墨蓝的光亮起,映照着他同色的眼睛。索克萨尔将瓶子放在法阵中央,布谷草放在瓶子里,双眼紧盯着法阵,嘴唇不自觉地轻抿了起来,认真的神色代替了眼里常驻的温和。

  布谷草在玻璃瓶内被魔法渐渐融成了翠绿晶莹的液体,再一点点褪去颜色变为透明。夜雨声烦看着格外认真的索克萨尔,感觉心跳一声比一声快。上帝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上帝啊,为什么这么完美的人是个男的?夜雨声烦想的心烦意乱,一掀脑后金发盖住脸,躺下调息准备睡眠。

  不久后,夜雨声烦感觉身边床垫微略凹陷,睁开眼一看,索克萨尔已经在旁边躺下了,长长的银发铺在床上,和他自己的金发交叠在一起,华美得不像话。他小心向里挪了挪,还是吵醒了索克萨尔。索克萨尔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眼里的困意浓的要流淌出来,“嗯……你怎么还不睡呀?”夜雨声烦没想到索克萨尔神志不太清醒的时候会用这种撒娇一样的语气,惊的同时又有些无措:“哦哦哦我这就睡……”身旁的索克萨尔微不可察地拖长声音“嗯”了一声睡着了,夜雨声烦闭上眼,沉心静气,很快也坠入了梦乡。

  夜雨声烦做了一个梦,他在梦里被解开了腰带,衣襟松散,一个人双手扣紧他手腕,轻柔地亲吻他。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只看见瀑布一样的银发倾泻下来,与他的金发交缠在一起。他挣扎着抬头,视线却撞进一双墨蓝色的眼睛。

  艹!那不就是索克萨尔吗?!

  夜雨声烦从梦里猛地惊醒,第一反应就是踹向隔壁的位置,然而踹了个空,一摸衣服,呼,穿的好好的。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后就是铺天盖地的羞耻袭来。他为什么会梦见被一个男人亲吻!还是那种画面!要是被人发现他还要不要做人!

  您想多了,骑士先生,没人会知道你做了个怎么样的梦的。

  索克萨尔正好洗漱回来,看他茫然地坐在床上,便伸开五指在他面前晃晃,“你怎么了?还不去洗漱吗?”

  夜雨声烦猛然间看见梦里的另一个正主,羞耻得脸都红了,飞快跑去洗漱。索克萨尔微微蹙起了眉头,有些担心,恰逢此时门外响起一个清亮的女声:“公子,饭菜端来了,可要现在用膳?”他回过神来,连忙开门,接过老板娘手中的托盘:“有劳姑娘了。”老板娘浅浅一躬身,道:“公子不必多礼,好好用些饭菜吧。”话毕便转身回了一楼大堂。

  索克萨尔心不在焉地一口一口吞着白粥,夜雨声烦洗漱过了,颇不情愿地一步步挪到桌前,他不经意抬头瞥一眼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一头长发乱糟糟披在身后,甚至还有几绺掉进粥里。夜雨声烦皱眉道:“你的头发怎么没束?”索克萨尔有些茫然抬头:“啊……哦,没束啊,帮我束吧。”夜雨声烦颤了一颤,勺子掉进了粥里,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起身去拿梳子和发簪。

  索克萨尔的头发又顺又滑,握在手里像是掬了一捧清凉的流水。夜雨声烦随手挽作一团固定,便坐到床边抱着剑闭目养神。索克萨尔推一推脑后一团头发,立即散了下来,他无声地叹口气,左手捏住簪子一头,右手一捻,把它变成一条发带,绑好马尾,起身喊他:“夜雨,走了。”夜雨声烦从床边弹起,把剑别回腰间,跟着他走出了客栈。老板娘点清了索克萨尔给的房费,眯起了一双丹凤妙目:“数目没错,欢迎两位下次再来。”

  夜雨声烦自从做了昨晚那个梦之后根本无法直视索克萨尔,大步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索克萨尔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各有心思,气氛有些凝滞。

——————————————————
那么,问题来了。

夜雨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索克为什么心不在焉?

    5 35 2017-08-07 上中下的分段模式已经不太适用了…… 当天晚上,他们赶路到了距离银月峡谷还有三四公里的一家客栈,名字叫四季客栈,完完全全是东方古国的风格,老板娘要求被雇佣的人整齐穿戴好东方的服饰。两人刚跨过门槛,便有个容色秀丽的东方姑娘笑着迎上来问:“两位一瞧便知道是远道而来的旅客,可要整桌酒菜略做休整?抑或是在房间里小憩片刻?” 夜雨声烦不太懂她说什么,一头雾水地去扯索克萨尔的衣袖:“嘿,她在说什么?” 索克萨尔到底是四处游历过的人,见识颇多,也微笑着回一句:“住店,劳烦姑娘明日一早送些清淡饭菜上来。”那姑娘掩口一笑:“哪有什么劳烦的,公子真会说话。两位大可放心,小店的饭菜向来是一等一的。公子先去青兰阁歇歇吧。”索克萨尔颔首示意,领着夜雨声烦去了青兰阁。那老板娘看着两个俊秀的青年并肩而行,脸上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心里噼噼啪啪地打起了算盘:“我只说了一间房,两位公子便一起上去了,也不说再开一间,难不成已经习惯了共宿一室?哎呦呦……真是……”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其实没有她想的那么复杂,只是索克萨尔不想出太多钱而夜雨声烦和蓝雨的其他人挤惯了也不在意而已。 夜雨声烦大大咧咧地把长靴一甩躺上床,撩起床边垂下的洁白纱帐,问索克萨尔:“我们明天去找点冰石和银泉水?”索克萨尔沉稳点头道:“是,还有月神的分身,银月峡谷也有月神的分身,只要打败守护其他两样材料的魔兽就能找到探索银月湖的密道。”夜雨声烦点点头,解开束发的带子塞进贴身口袋里,抱着个软枕看索克萨尔处理布谷草。 索克萨尔取出一个小小的的玻璃瓶,壁很厚,而且非常圆润,透明瓶壁里丝丝缕缕的金光像游鱼一样缓缓流动。他抽出那支黑木魔杖,在桌上描摹法阵,墨蓝的光亮起,映照着他同色的眼睛。索克萨尔将瓶子放在法阵中央,布谷草放在瓶子里,双眼紧盯着法阵,嘴唇不自觉地轻抿了起来,认真的神色代替了眼里常驻的温和。 布谷草在玻璃瓶内被魔法渐渐融成了翠绿晶莹的液体,再一点点褪去颜色变为透明。夜雨声烦看着格外认真的索克萨尔,感觉心跳一声比一声快。上帝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上帝啊,为什么这么完美的人是个男的?夜雨声烦想的心烦意乱,一掀脑后金发盖住脸,躺下调息准备睡眠。 不久后,夜雨声烦感觉身边床垫微略凹陷,睁开眼一看,索克萨尔已经在旁边躺下了,长长的银发铺在床上,和他自己的金发交叠在一起,华美得不像话。他小心向里挪了挪,还是吵醒了索克萨尔。索克萨尔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眼里的困意浓的要流淌出来,“嗯……你怎么还不睡呀?”夜雨声烦没想到索克萨尔神志不太清醒的时候会用这种撒娇一样的语气,惊的同时又有些无措:“哦哦哦我这就睡……”身旁的索克萨尔微不可察地拖长声音“嗯”了一声睡着了,夜雨声烦闭上眼,沉心静气,很快也坠入了梦乡。 夜雨声烦做了一个梦,他在梦里被解开了腰带,衣襟松散,一个人双手扣紧他手腕,轻柔地亲吻他。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只看见瀑布一样的银发倾泻下来,与他的金发交缠在一起。他挣扎着抬头,视线却撞进一双墨蓝色的眼睛。 艹!那不就是索克萨尔吗?! 夜雨声烦从梦里猛地惊醒,第一反应就是踹向隔壁的位置,然而踹了个空,一摸衣服,呼,穿的好好的。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后就是铺天盖地的羞耻袭来。他为什么会梦见被一个男人亲吻!还是那种画面!要是被人发现他还要不要做人! 您想多了,骑士先生,没人会知道你做了个怎么样的梦的。 索克萨尔正好洗漱回来,看他茫然地坐在床上,便伸开五指在他面前晃晃,“你怎么了?还不去洗漱吗?” 夜雨声烦猛然间看见梦里的另一个正主,羞耻得脸都红了,飞快跑去洗漱。索克萨尔微微蹙起了眉头,有些担心,恰逢此时门外响起一个清亮的女声:“公子,饭菜端来了,可要现在用膳?”他回过神来,连忙开门,接过老板娘手中的托盘:“有劳姑娘了。”老板娘浅浅一躬身,道:“公子不必多礼,好好用些饭菜吧。”话毕便转身回了一楼大堂。 索克萨尔心不在焉地一口一口吞着白粥,夜雨声烦洗漱过了,颇不情愿地一步步挪到桌前,他不经意抬头瞥一眼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一头长发乱糟糟披在身后,甚至还有几绺掉进粥里。夜雨声烦皱眉道:“你的头发怎么没束?”索克萨尔有些茫然抬头:“啊……哦,没束啊,帮我束吧。”夜雨声烦颤了一颤,勺子掉进了粥里,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起身去拿梳子和发簪。 索克萨尔的头发又顺又滑,握在手里像是掬了一捧清凉的流水。夜雨声烦随手挽作一团固定,便坐到床边抱着剑闭目养神。索克萨尔推一推脑后一团头发,立即散了下来,他无声地叹口气,左手捏住簪子一头,右手一捻,把它变成一条发带,绑好马尾,起身喊他:“夜雨,走了。”夜雨声烦从床边弹起,把剑别回腰间,跟着他走出了客栈。老板娘点清了索克萨尔给的房费,眯起了一双丹凤妙目:“数目没错,欢迎两位下次再来。” 夜雨声烦自从做了昨晚那个梦之后根本无法直视索克萨尔,大步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索克萨尔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各有心思,气氛有些凝滞。 ——————————————————那么,问题来了。 夜雨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索克为什么心不在焉?

[索夜]你贩剑吗?不,我制杖(中)


写了一点发上来。

  第一术士名副其实,夜雨声烦被困在六星光牢里足足一个半小时才出的来,愤怒的夜雨声烦几乎是一路跑着去的,索克萨尔又故意放慢了速度,很快,夜雨声烦就看见了索克萨尔被黑色斗篷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

  “索克萨尔!你是不是以为你是迎风布阵的学生我就不会打你!”夜雨声烦一上来就拽住了索克萨尔的领子,鼻尖几乎抵上了索克萨尔的脸。索克萨尔忍笑忍得很辛苦,把脸别到一边,“我怎么敢戏弄第一骑士,只不过是证明我的确是第一术士,让您能放心而已。”

  夜雨声烦啐了一口:“放屁!你就是故意的,你们这些术士全都是一肚子坏水!”他手上又用力了几分,只听见“呲啦”一声,索克萨尔的斗篷就在他手下裂成了布片。两人看着飘落到地上的黑色布料,陷入了沉默。

  索克萨尔率先打破了这死一样的寂静,他叹了口气,把身上破裂的斗篷脱了下来,夜雨声烦看着他身上绣着精细银色花边的长袍瞪大了眼睛:“你居然这么有钱!东方人的云绸价钱不是一般高,你居然拿来裁了一整身衣服!”索克萨尔朝他眨眨眼:“你刚刚扯破的斗篷也是云绸,只是没有绣上花边而已。”夜雨声烦一双眼睛瞪得更大了,手指颤巍巍地指着索克萨尔:“你你你暴殄天物……呸呸呸不对不对!有钱就是浪费!你一个制杖的怎么这么有钱!”

  索克萨尔因为他的一句“制杖的”而哑然失笑,颇有些无奈地摊手:“我一个制杖的就是这么有钱,帮人制造法杖很费神的啊,有些时候客人要求的技能需要特别的材料还要自己找,收费当然高。”他抱着双臂,朝夜雨声烦挑眉一笑:“不如我以后也拿云绸给你做一身便装?”夜雨声烦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一个回答,喜出望外地握住索克萨尔的肩膀:“你说真的?那就说好了啊,不许反悔啊!”索克萨尔把他的手从肩上拿下来,握在自己掌心里,“走吧,找布谷草去。”夜雨声烦有些尴尬地抽出自己的手,在衣服下摆蹭了蹭,想要摆脱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在夜雨声烦解决掉繁花山谷入口的怪物后,索克萨尔从怀中摸出一个魔道学者的玩偶,小小的魔道学者带着一顶黑色的尖帽子,帽尖坠着一颗金黄的星星,骑在扫把上。索克萨尔食指尖在它头顶敲打三下,它竟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悬浮在与两人鼻尖齐平的高度,严肃地瞪着夜雨声烦。夜雨声烦皱眉,对这个小东西不礼貌的态度颇为不满:“你怎么搞来这样一个修鲁鲁?丑死了。”索克萨尔弯一弯唇,不作他话,从随身空间里抽出一根纤长的黑木魔杖,杖尖亮起一点莹莹碧芒,随着他的动作拉长变细,在空中形成一串咒语,悠悠飘到修鲁鲁面前,贴住它的额头,修鲁鲁仿佛被按下了启动开关,颤巍巍向前飞去。索克萨尔收起魔杖,向夜雨声烦道:“我之前向一位实力强劲的魔道学者讨来这个修鲁鲁做研究,看看是否能开发出来新功能。没想到这个新功能和它原本功能一点也不沾边。走吧,跟着它就能找得到布谷草了。”夜雨声烦嫌恶地瞥一眼那个修鲁鲁,撇嘴道:“实力强劲的魔道学者?不会是王大眼儿吧。诶诶你那个魔杖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术士不是用法杖的吗,那个魔杖又是用来干嘛的?”索克萨尔一边拨开眼前长长的花枝,暗自腹诽着要是没带那个修鲁鲁,只怕在这堆花里找一株布谷草要找上三天三夜,一边回答夜雨声烦的问题:“实力不算太差的术士们都会在安全的情况下抽部分魔力出来,贮存到魔杖里,防止在战斗中法杖损坏后落到任对手宰割的地步。”话音刚落,又是一枝花勾住了他的衣服,他无奈地笑笑,停下来小心地解救自己的衣服。

  夜雨声烦走得比较快,此时停下脚步回头等他。说实话,索克萨尔不太适合这种姹紫嫣红的环境,他长袍漆黑,头发银白,连挽发的一支细小无纹饰的簪也是乌木,一身打扮非黑即白,与周围格格不入。偏偏是这样打扮极度冷淡的人,笑起来如和煦春风,叫人感觉醉倒在一片无际花海中。

  他脑子里胡乱想着,正巧此刻索克萨尔完成了手上的动作,站起身来,朝他眨两下漂亮的墨蓝色眼睛,笑了笑:“你怎么了?”

  他是不是对我放诅咒之箭了,夜雨声烦想,我怎么这么晕。

  没等夜雨声烦中的诅咒之箭效果消退,修鲁鲁就停了下来,缓缓下降到一株其貌不扬的植物上,夜雨声烦小心地用冰雨剑鞘底端敲开周围僵硬的泥土,铲出那棵草问:“这个放哪儿?”索克萨尔拿出一个小盒子,从他手里接过布谷草放进去,再收起那盒子。

  夜雨声烦看着他的动作,由衷赞叹道:“每次看你取东西都觉得像在变魔术。”索克萨尔不以为意:“可能是因为剑客没有随身空间,没办法随身携带大量物品。”他又拿出了一袋曲奇,清清嗓子,弯腰施了一礼,把曲奇递上:“您的魔术师为您献上礼物,您愿意接受吗?”夜雨声烦也学他清清嗓子,故作高傲道:“看在你一片诚意的份上,我就勉强接受了吧。”

————————————————

喻总:古娜拉黑暗之神,呜呼啦呼,变gay之箭。

————————————————
老王:mmp你为什么要抢我封号。

    27 38 2017-08-05 写了一点发上来。 第一术士名副其实,夜雨声烦被困在六星光牢里足足一个半小时才出的来,愤怒的夜雨声烦几乎是一路跑着去的,索克萨尔又故意放慢了速度,很快,夜雨声烦就看见了索克萨尔被黑色斗篷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 “索克萨尔!你是不是以为你是迎风布阵的学生我就不会打你!”夜雨声烦一上来就拽住了索克萨尔的领子,鼻尖几乎抵上了索克萨尔的脸。索克萨尔忍笑忍得很辛苦,把脸别到一边,“我怎么敢戏弄第一骑士,只不过是证明我的确是第一术士,让您能放心而已。” 夜雨声烦啐了一口:“放屁!你就是故意的,你们这些术士全都是一肚子坏水!”他手上又用力了几分,只听见“呲啦”一声,索克萨尔的斗篷就在他手下裂成了布片。两人看着飘落到地上的黑色布料,陷入了沉默。 索克萨尔率先打破了这死一样的寂静,他叹了口气,把身上破裂的斗篷脱了下来,夜雨声烦看着他身上绣着精细银色花边的长袍瞪大了眼睛:“你居然这么有钱!东方人的云绸价钱不是一般高,你居然拿来裁了一整身衣服!”索克萨尔朝他眨眨眼:“你刚刚扯破的斗篷也是云绸,只是没有绣上花边而已。”夜雨声烦一双眼睛瞪得更大了,手指颤巍巍地指着索克萨尔:“你你你暴殄天物……呸呸呸不对不对!有钱就是浪费!你一个制杖的怎么这么有钱!” 索克萨尔因为他的一句“制杖的”而哑然失笑,颇有些无奈地摊手:“我一个制杖的就是这么有钱,帮人制造法杖很费神的啊,有些时候客人要求的技能需要特别的材料还要自己找,收费当然高。”他抱着双臂,朝夜雨声烦挑眉一笑:“不如我以后也拿云绸给你做一身便装?”夜雨声烦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一个回答,喜出望外地握住索克萨尔的肩膀:“你说真的?那就说好了啊,不许反悔啊!”索克萨尔把他的手从肩上拿下来,握在自己掌心里,“走吧,找布谷草去。”夜雨声烦有些尴尬地抽出自己的手,在衣服下摆蹭了蹭,想要摆脱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在夜雨声烦解决掉繁花山谷入口的怪物后,索克萨尔从怀中摸出一个魔道学者的玩偶,小小的魔道学者带着一顶黑色的尖帽子,帽尖坠着一颗金黄的星星,骑在扫把上。索克萨尔食指尖在它头顶敲打三下,它竟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悬浮在与两人鼻尖齐平的高度,严肃地瞪着夜雨声烦。夜雨声烦皱眉,对这个小东西不礼貌的态度颇为不满:“你怎么搞来这样一个修鲁鲁?丑死了。”索克萨尔弯一弯唇,不作他话,从随身空间里抽出一根纤长的黑木魔杖,杖尖亮起一点莹莹碧芒,随着他的动作拉长变细,在空中形成一串咒语,悠悠飘到修鲁鲁面前,贴住它的额头,修鲁鲁仿佛被按下了启动开关,颤巍巍向前飞去。索克萨尔收起魔杖,向夜雨声烦道:“我之前向一位实力强劲的魔道学者讨来这个修鲁鲁做研究,看看是否能开发出来新功能。没想到这个新功能和它原本功能一点也不沾边。走吧,跟着它就能找得到布谷草了。”夜雨声烦嫌恶地瞥一眼那个修鲁鲁,撇嘴道:“实力强劲的魔道学者?不会是王大眼儿吧。诶诶你那个魔杖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术士不是用法杖的吗,那个魔杖又是用来干嘛的?”索克萨尔一边拨开眼前长长的花枝,暗自腹诽着要是没带那个修鲁鲁,只怕在这堆花里找一株布谷草要找上三天三夜,一边回答夜雨声烦的问题:“实力不算太差的术士们都会在安全的情况下抽部分魔力出来,贮存到魔杖里,防止在战斗中法杖损坏后落到任对手宰割的地步。”话音刚落,又是一枝花勾住了他的衣服,他无奈地笑笑,停下来小心地解救自己的衣服。 夜雨声烦走得比较快,此时停下脚步回头等他。说实话,索克萨尔不太适合这种姹紫嫣红的环境,他长袍漆黑,头发银白,连挽发的一支细小无纹饰的簪也是乌木,一身打扮非黑即白,与周围格格不入。偏偏是这样打扮极度冷淡的人,笑起来如和煦春风,叫人感觉醉倒在一片无际花海中。 他脑子里胡乱想着,正巧此刻索克萨尔完成了手上的动作,站起身来,朝他眨两下漂亮的墨蓝色眼睛,笑了笑:“你怎么了?” 他是不是对我放诅咒之箭了,夜雨声烦想,我怎么这么晕。 没等夜雨声烦中的诅咒之箭效果消退,修鲁鲁就停了下来,缓缓下降到一株其貌不扬的植物上,夜雨声烦小心地用冰雨剑鞘底端敲开周围僵硬的泥土,铲出那棵草问:“这个放哪儿?”索克萨尔拿出一个小盒子,从他手里接过布谷草放进去,再收起那盒子。 夜雨声烦看着他的动作,由衷赞叹道:“每次看你取东西都觉得像在变魔术。”索克萨尔不以为意:“可能是因为剑客没有随身空间,没办法随身携带大量物品。”他又拿出了一袋曲奇,清清嗓子,弯腰施了一礼,把曲奇递上:“您的魔术师为您献上礼物,您愿意接受吗?”夜雨声烦也学他清清嗓子,故作高傲道:“看在你一片诚意的份上,我就勉强接受了吧。” ———————————————— 喻总:古娜拉黑暗之神,呜呼啦呼,变gay之箭。 ———————————————— 老王:mmp你为什么要抢我封号。

[方王]星辰(上)


“……小朋友,请把我的帽子还给我。”王杰希揉了揉眉心,蹲下身对那个小孩说道。他那顶黑色带着金色花纹的帽子正被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抱在怀里不肯撒手。小孩漆黑的眼睛滴溜溜一转,把帽子藏到身后,笑嘻嘻地说:“你亲我一下我就还你。”

  王杰希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耍流氓这么熟练。

  他实在赶时间,于是顺着小孩的意思,在他鼻尖轻轻吻了一下,问:“现在可以把帽子还给我了吗?”小孩撇撇唇,好像对这个吻不满意似的,但还是踮起脚,把帽子戴回王杰希头上,不经意间视线对上王杰希的眼睛,惊呼:“你的两只眼睛大小不一样!”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未来得及说出道别的话,就被小孩捧住了脸,孩童的鼻尖抵上他的,说:“就像星星一样。”接着“叭”的一声亲上王杰希的脸颊,朝他挥挥手:“我回学校啦,再见!”
  王杰希抹掉脸上的口水,骑上灭绝星辰,飞向联盟举行会议的地点,斗篷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他想,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夸他的眼睛像星星。

  很多人看见王杰希的眼睛只会想到大小不一,而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其实是非常明亮的,黑得像深夜的夜空,布满了细碎的星辰。

  那个小孩的眼睛也很亮,很圆。这样出着神,王杰希差一点就飞过头了。他将灭绝星辰停在顶层的窗户外,脚踏窗台跳了进去。早到的喻文州微笑着迎了上来,替他把被勾住的斗篷捞了回来,“今天这么早到?”王杰希抖抖斗篷,“还好吧,不算很早,一路最高速来的。”

  另一边的门开了,黄少天一边搓着手一边大声嚷嚷,他的鼻尖都冻红了:“我的天啊外面要冻死人了,我实在不明白王杰希你怎么能在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喻文州“噗”一声笑出来,转身去端了两杯热茶,一杯放在王杰希面前,另一杯端给了黄少天,顺势在他面前坐下来听他说话。

  王杰希抿了一口茶,开口反驳他:“有精灵血统的人都不怕冷,你会怕冷不过是因为冰雨的剑气过于寒冷而已。”他瞥了黄少天一眼:“你要是还觉得冷,干脆缩进喻文州怀里算了,他的披风一看就很暖和。”

  黄少天被他调戏得耳朵都红了,跳起来就要拔剑,被笑盈盈的喻文州按了下来,拉过双手捂在披风里。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又喝了一口茶。其他人陆陆续续地来齐了,会议正式开始。

  肖时钦首先走了出来,站到众人前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立体投影仪,按下按钮启动,“各位都知道,议会中有接近一半的人没有魔力,比如说我以及其他几位枪系,没办法像黄少或者王杰希前辈一样飞行,作战中只能在地面进行射击,给其他人打掩护也比较困难,而普通飞行器往往无法投入到战斗中使用。”投影仪放出了一架飞行器的示意图,“这个是方士谦先生提供的新型飞行器,我以它为基础,制造了其他型号的飞行器……”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难掩兴奋的张佳乐打断了:“在哪儿?肖时钦你快开出来!”他甚至在说话时一掌拍上桌面,连沉稳些的周泽楷与苏沐橙都站了起来,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肖时钦有些无奈,在获得了其他人的许可后带着其他几位枪系去看飞行器,黄少天围着那立体示意图啧啧称奇,只有王杰希眯起了眼,打量起门口刚来的那人:他身着白色长袍,层层叠叠的白色布料直垂到地上,两鬓的头发挽到脑后,用黑色的发带绑好,发带两端各缀有一颗金亮的星星坠子,脸上的笑容温润而端庄。

  然而,王杰希观察的重点都不是这些——他的脸和今早调戏他的那个小孩起码有八分像,不,是八又五分之三像,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一模一样。

门口那个人仿佛感觉到了王杰希毫不避讳的直勾勾的视线,扭过头来对着他挑起眉头,王杰希面无表情扭过头,冷哼一声。刚刚肖时钦说他叫什么?方士谦?联盟第一治疗那个方士谦?联盟这些搞医学研究的都是神经病,搞出个变小的药剂也不是不可能。变小了还知道调戏人,一看就不正经。

  方士谦有些诧异,他是干了什么?这么不招魔术师待见。他根本不知道今天早上他因为吃错药变成小孩后调戏王杰希的事情,在心里暗想: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大?魔术师了不起哦,我还是治疗之神呢,我都没这么摆过架子。心里隐隐不喜王杰希。两个人在一句话不说的情况下结下了梁子。

  自从方士谦来了之后,喻文州差点掉发成冯宪君,他始终不明白方士谦和王杰希这两个人明明之前根本没见过面为什么总是互相打嘴炮打得不亦乐乎。明明不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靠谱又负责的人,一旦走在一起心理年龄就成了三岁。

  24+24=3×2。

  就是这样的情况。

*老冯让老方给配个生发剂,老方配成了变小剂并且亲身试药了。

*配错药的情节还有。

*作者更新非常慢!!!非常慢!!!非常慢!!!

    28 2017-07-30 “……小朋友,请把我的帽子还给我。”王杰希揉了揉眉心,蹲下身对那个小孩说道。他那顶黑色带着金色花纹的帽子正被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抱在怀里不肯撒手。小孩漆黑的眼睛滴溜溜一转,把帽子藏到身后,笑嘻嘻地说:“你亲我一下我就还你。” 王杰希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耍流氓这么熟练。 他实在赶时间,于是顺着小孩的意思,在他鼻尖轻轻吻了一下,问:“现在可以把帽子还给我了吗?”小孩撇撇唇,好像对这个吻不满意似的,但还是踮起脚,把帽子戴回王杰希头上,不经意间视线对上王杰希的眼睛,惊呼:“你的两只眼睛大小不一样!”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还未来得及说出道别的话,就被小孩捧住了脸,孩童的鼻尖抵上他的,说:“就像星星一样。”接着“叭”的一声亲上王杰希的脸颊,朝他挥挥手:“我回学校啦,再见!” 王杰希抹掉脸上的口水,骑上灭绝星辰,飞向联盟举行会议的地点,斗篷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他想,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夸他的眼睛像星星。 很多人看见王杰希的眼睛只会想到大小不一,而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其实是非常明亮的,黑得像深夜的夜空,布满了细碎的星辰。 那个小孩的眼睛也很亮,很圆。这样出着神,王杰希差一点就飞过头了。他将灭绝星辰停在顶层的窗户外,脚踏窗台跳了进去。早到的喻文州微笑着迎了上来,替他把被勾住的斗篷捞了回来,“今天这么早到?”王杰希抖抖斗篷,“还好吧,不算很早,一路最高速来的。” 另一边的门开了,黄少天一边搓着手一边大声嚷嚷,他的鼻尖都冻红了:“我的天啊外面要冻死人了,我实在不明白王杰希你怎么能在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喻文州“噗”一声笑出来,转身去端了两杯热茶,一杯放在王杰希面前,另一杯端给了黄少天,顺势在他面前坐下来听他说话。 王杰希抿了一口茶,开口反驳他:“有精灵血统的人都不怕冷,你会怕冷不过是因为冰雨的剑气过于寒冷而已。”他瞥了黄少天一眼:“你要是还觉得冷,干脆缩进喻文州怀里算了,他的披风一看就很暖和。” 黄少天被他调戏得耳朵都红了,跳起来就要拔剑,被笑盈盈的喻文州按了下来,拉过双手捂在披风里。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又喝了一口茶。其他人陆陆续续地来齐了,会议正式开始。 肖时钦首先走了出来,站到众人前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立体投影仪,按下按钮启动,“各位都知道,议会中有接近一半的人没有魔力,比如说我以及其他几位枪系,没办法像黄少或者王杰希前辈一样飞行,作战中只能在地面进行射击,给其他人打掩护也比较困难,而普通飞行器往往无法投入到战斗中使用。”投影仪放出了一架飞行器的示意图,“这个是方士谦先生提供的新型飞行器,我以它为基础,制造了其他型号的飞行器……”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难掩兴奋的张佳乐打断了:“在哪儿?肖时钦你快开出来!”他甚至在说话时一掌拍上桌面,连沉稳些的周泽楷与苏沐橙都站了起来,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肖时钦有些无奈,在获得了其他人的许可后带着其他几位枪系去看飞行器,黄少天围着那立体示意图啧啧称奇,只有王杰希眯起了眼,打量起门口刚来的那人:他身着白色长袍,层层叠叠的白色布料直垂到地上,两鬓的头发挽到脑后,用黑色的发带绑好,发带两端各缀有一颗金亮的星星坠子,脸上的笑容温润而端庄。 然而,王杰希观察的重点都不是这些——他的脸和今早调戏他的那个小孩起码有八分像,不,是八又五分之三像,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一模一样。 门口那个人仿佛感觉到了王杰希毫不避讳的直勾勾的视线,扭过头来对着他挑起眉头,王杰希面无表情扭过头,冷哼一声。刚刚肖时钦说他叫什么?方士谦?联盟第一治疗那个方士谦?联盟这些搞医学研究的都是神经病,搞出个变小的药剂也不是不可能。变小了还知道调戏人,一看就不正经。 方士谦有些诧异,他是干了什么?这么不招魔术师待见。他根本不知道今天早上他因为吃错药变成小孩后调戏王杰希的事情,在心里暗想: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大?魔术师了不起哦,我还是治疗之神呢,我都没这么摆过架子。心里隐隐不喜王杰希。两个人在一句话不说的情况下结下了梁子。 自从方士谦来了之后,喻文州差点掉发成冯宪君,他始终不明白方士谦和王杰希这两个人明明之前根本没见过面为什么总是互相打嘴炮打得不亦乐乎。明明不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靠谱又负责的人,一旦走在一起心理年龄就成了三岁。 24+24=3×2。 就是这样的情况。 *老冯让老方给配个生发剂,老方配成了变小剂并且亲身试药了。 *配错药的情节还有。 *作者更新非常慢!!!非常慢!!!非常慢!!!

[喻黄]性转段子


瞎写,后续随缘

看看就好,别认真

  是夜,夜凉如水。

  黄少天老远就看到一个黑魆魆的背影在她住的大楼门口,长发盖住了整个背部,看不清是人是鬼。她慢慢走近门口,那个人影伸手进包里摸索,仿佛是在找门禁卡,窸窸窣窣一阵响后仍未找到她想要的东西,猛地把包往地上一甩,酒红外壳的唇膏骨碌碌地滚到黄少天脚边,一小支香水被摔得粉碎,像流动的幽蓝色宝石的液体洒在地上,变成死气沉沉的一团暗色。

  黄少天仿佛闻到了栀子花的香味,又不全是栀子花的味道,似乎添加了其他昂贵而精细的香料,变得更加精致优雅,而失去了本味。

  她把散落了一地的东西拾起来塞回那个包里,扯上拉链,单手摸出门禁卡开了门,向那个人伸出一只手:“来,我带你进去。”那人抬起头,黑发交掩中露出一双醉眼朦胧,嘴唇水润嫣红,不知道是不是唇膏的作用。她晕乎乎的把自己微凉潮湿的手交到黄少天手心,随她上了楼。

  她虽然醉的糊涂,好歹还是记得从哪个门口进去能回到家,颤巍巍的旋开了门,从包里摸出一条幸免于粉身碎骨之难的巧克力塞给了黄少天,却不小心连着一只唇膏一起给了出去,正是滚到黄少天脚边那只。

  大门轰然关上,黄少天自己开门回到家,面对着满室昏暗也没有开灯,径直走到冰箱,打开冰箱门,白光混着寒气扑到她脸上,她取出一罐可乐,走回房间,把巧克力和唇膏随手丢到一边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她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背心和黑色短裤就出来了,偶然瞥见那条巧克力,撕开包装,掰下一块放到嘴里。

  真苦。
 
她一向不爱吃黑巧克力,把它丢到一边就去睡觉了,没有丢掉,也没有给它封口。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起床去吃早餐,拎着垃圾袋往外走,正好看到昨晚那个醉的一塌糊涂的人从对门走出来,有点眼熟。那个人同样拿着垃圾袋,应该也是要去扔垃圾。今天她穿的清爽多了,白T恤牛仔裤,看到黄少天一愣:“少天?”黄少天也是一愣:“你认识我?”那人的眉眼舒展开来,微微笑着,说:“我是喻文州。”

  哦,黄少天想,原来是喻文州啊。

    17 2017-07-30 瞎写,后续随缘 看看就好,别认真 是夜,夜凉如水。 黄少天老远就看到一个黑魆魆的背影在她住的大楼门口,长发盖住了整个背部,看不清是人是鬼。她慢慢走近门口,那个人影伸手进包里摸索,仿佛是在找门禁卡,窸窸窣窣一阵响后仍未找到她想要的东西,猛地把包往地上一甩,酒红外壳的唇膏骨碌碌地滚到黄少天脚边,一小支香水被摔得粉碎,像流动的幽蓝色宝石的液体洒在地上,变成死气沉沉的一团暗色。 黄少天仿佛闻到了栀子花的香味,又不全是栀子花的味道,似乎添加了其他昂贵而精细的香料,变得更加精致优雅,而失去了本味。 她把散落了一地的东西拾起来塞回那个包里,扯上拉链,单手摸出门禁卡开了门,向那个人伸出一只手:“来,我带你进去。”那人抬起头,黑发交掩中露出一双醉眼朦胧,嘴唇水润嫣红,不知道是不是唇膏的作用。她晕乎乎的把自己微凉潮湿的手交到黄少天手心,随她上了楼。 她虽然醉的糊涂,好歹还是记得从哪个门口进去能回到家,颤巍巍的旋开了门,从包里摸出一条幸免于粉身碎骨之难的巧克力塞给了黄少天,却不小心连着一只唇膏一起给了出去,正是滚到黄少天脚边那只。 大门轰然关上,黄少天自己开门回到家,面对着满室昏暗也没有开灯,径直走到冰箱,打开冰箱门,白光混着寒气扑到她脸上,她取出一罐可乐,走回房间,把巧克力和唇膏随手丢到一边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她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背心和黑色短裤就出来了,偶然瞥见那条巧克力,撕开包装,掰下一块放到嘴里。 真苦。 她一向不爱吃黑巧克力,把它丢到一边就去睡觉了,没有丢掉,也没有给它封口。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起床去吃早餐,拎着垃圾袋往外走,正好看到昨晚那个醉的一塌糊涂的人从对门走出来,有点眼熟。那个人同样拿着垃圾袋,应该也是要去扔垃圾。今天她穿的清爽多了,白T恤牛仔裤,看到黄少天一愣:“少天?”黄少天也是一愣:“你认识我?”那人的眉眼舒展开来,微微笑着,说:“我是喻文州。” 哦,黄少天想,原来是喻文州啊。

[索夜]你贩剑吗?不,我制杖(上)

*题文没什么关系

*私设成山,大写的OOC

*Ready?Go!

  “你贩剑吗?”这是那位年轻的剑客对索克萨尔说的第一句话。索克萨尔停下了给手中法杖镶嵌宝石的动作,总觉得这句话好像有什么不对。年轻的剑客有些窘迫地挠挠头:“我并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只是想要看看这儿有没有剑。”索克萨尔将攥在手里那块鸽血红放到桌上,温和地朝他笑笑:“如您所见,我只会制造法杖。”

  剑客失落地垂下了头,无力地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您了。”索克萨尔叫住了他:“远道而来的客人,不如在这里休息一下再动身。”他走进厨房,端出一碟小甜饼,沮丧的剑客抓过一块塞进嘴巴,一边嚼一边鼓着腮帮子说:“我叫夜雨声烦。”术士将滑落到身前的银色长发拨到背后,诧异地挑眉:“你是第一骑士?”

  众所周知,王国有一支骑兵,负责守卫主城安全,称作蓝雨,蓝雨内部会选出一位首领。这位首领将会拥有“第一骑士”的封号。而夜雨声烦,恐怕是蓝雨成立以来最为家喻户晓的第一骑士。不光是因为他身手矫健,更是因为他没有自己的剑。

  骑士的剑,比他的眼睛还要重要,是一位骑士精神的象征,而夜雨声烦的剑总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损坏到无法继续使用,必须更换,也就是说,他没有一把固定的剑。

  夜雨声烦耷拉着脑袋:“我也不想的啊,那些剑脆得要死承受不住我的力量我又有什么办法?那些闲的没事干的贵族都在拿这件事来针对我了,说我使用过的剑总是无故损坏必定是因为我身上有邪恶的气息。天啊一把普通的剑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光明之子的力量啊!”

  索克萨尔的眉毛挑得更高了:“光明之子可是受到过神明祝福的幸运儿。恕我直言,你恐怕是最尊贵的一位第一骑士了。”夜雨声烦看上去丝毫没有被这句话安慰到:“可是那老头居然信了那群贵族的话!这次我出来,名义上是让我寻找一把适合自己的剑,实际上就是想要驱逐我,换一位第一骑士。拜托用点脑子想想啦那些贵族的儿子摞起来都撑不住枪淋的一枪还想代替我?!做梦啦!”

  索克萨尔的指尖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眉尖蹙着,目光凝聚在剑客身旁“噼啪”燃烧着的壁炉上。许久,他起身,缓缓地说:“不如我和你做一笔交易。”他步入内间,捧出一把长剑,夜雨声烦的注意力瞬间被那把剑吸引了过去:与流云的焰影不同,这把长剑的剑身稍窄,自剑柄至剑尖,幽蓝慢慢渡为苍白,剑柄的十字上嵌一块圆润的水滴形宝石,剑上有幽幽寒气萦绕。索克萨尔将它放在桌上,取下手套,说:“这是老师留给我的剑,叫做冰雨。按理说一位术士不会需要用剑,老师这么做应该是让我给它择主。若第一骑士能帮我找到我需要的东西,那这把剑便是报酬。”

  夜雨声烦把视线从冰雨上移开,锁定索克萨尔:“能用这样的一把剑来充当报酬的任务绝对不简单,你需要什么东西?”他面带肃色,眼神锐利起来,一扫刚才无精打采的模样。索克萨尔打了个响指,一张光幕在夜雨声烦面前缓缓展开,他蹙着眉头念出声来:“布谷草……点冰石……银泉水……月神的分身?!”他惊异地抬起头:“你要做什么东西?!为什么会需要月神的分身?你知道这有多难拿吗?!”他在心里猜测着面前这个看似无害的术士的想法,眼神越发幽深,手指甚至按上了腰间的剑鞘。

  索克萨尔无视了他的戒备,大大方方地说:“国王夺走了我的法杖。”他伸手抚开额前一缕头发,露出额头上黯淡无光的六芒星:“他有了至高的地位,却贪心不足,还想要无上的力量。杖本身就是权力的象征,法师们的杖更是权柄与力量的结合体。在他们强夺法杖的过程中我只能把核心拆解出来,然后再造一支。”他苦笑着,“六芒星无处安放,已经黯淡成了这个样子。”

  夜雨声烦面色一凛,大步走上前,左手牢牢按住他的肩膀,右手的动作却轻些,缓缓撩开他额前的长发。指尖划过额头有些痒,索克萨尔有些不适应地皱了皱眉,他很少和人靠这么近。

  而夜雨声烦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喃喃自语着,并用指尖描摹着他额头上的六芒星:“上次见到六芒星还是在多久以前……”他后退两步,拔出长剑架在索克萨尔颈上,眼神冰冷而肃杀:“六芒星是第一术士的象征,世上不可能同时有两位第一术士存在,你对迎风布阵做了什么?!”

  长剑架在动脉边,索克萨尔依旧镇静,他轻轻抬起手指,一个暗紫色的法阵在他白皙指尖缓缓旋转成型,化作一支小小的箭射向剑柄与剑刃的衔接处,那柄长剑本就在第一骑士撑不了多久,此刻更是断成了两截。

  夜雨声烦眼神更加森然,手中剑已折,他干脆丢掉残破的剑柄,抓过冰雨,抽剑出鞘,直指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仿佛不觉得被冒犯了,坦然站起身来说:“迎风布阵是我的老师,而我在比试中胜了他,因此现在的第一术士是我。”夜雨声烦半信半疑,但还是将冰雨收回了鞘中。索克萨尔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略带疑惑地问:“你与老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关心他?”夜雨声烦手按在冰雨剑柄上,回答说:“他在我一次遇险时救了我。”索克萨尔奇道:“还有人能使第一骑士陷入困境?”夜雨声烦朝他翻了个白眼:“那些刺杀我的人不知道出身于哪个肮脏黑暗的组织,下手毒辣的很,就算我是第一骑士也不可能一个人收拾他们那么多人。”他斜睨了索克萨尔一眼,“而你身为第一术士,还不是在这个小店里贩剑?”索克萨尔笑出声来:“我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说过了,我不贩剑,我制杖。”他们对望一眼,夜雨声烦的脸色因为这个冷笑话而有所缓和,微微笑了一下,又迅速收回了笑意。

  最终夜雨声烦还是同意了这笔交易,索克萨尔收拾了一下行装,收进随身的储存空间里,临行前把头发全部挽到脑后,只有短短的两绺头发挽不起来,垂在颊边。夜雨声烦在一旁不耐烦地抱着手,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桌腿,嫌弃他动作慢。索克萨尔走到门边,拉开门示意请他先行,夜雨声烦却又呆着原地不走了,犹豫着问他:“你真的打败了迎风布阵,成为了第一术士?”索克萨尔挑眉反问一句:“你不信?”他微微勾起手指,六道光柱自夜雨声烦身边骤然升起形成牢笼将他困在里面,出也出不得。索克萨尔笑弯了一双漂亮的眼睛:“只有第一术士的六星光牢才能困住第一骑士一个小时以上。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繁花山谷,我先出发了,请第一骑士尽快跟上。”

  “索克萨尔!!!”

求评论ovO
 
 
 

    17 71 2017-07-28 *题文没什么关系 *私设成山,大写的OOC *Ready?Go! “你贩剑吗?”这是那位年轻的剑客对索克萨尔说的第一句话。索克萨尔停下了给手中法杖镶嵌宝石的动作,总觉得这句话好像有什么不对。年轻的剑客有些窘迫地挠挠头:“我并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只是想要看看这儿有没有剑。”索克萨尔将攥在手里那块鸽血红放到桌上,温和地朝他笑笑:“如您所见,我只会制造法杖。” 剑客失落地垂下了头,无力地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您了。”索克萨尔叫住了他:“远道而来的客人,不如在这里休息一下再动身。”他走进厨房,端出一碟小甜饼,沮丧的剑客抓过一块塞进嘴巴,一边嚼一边鼓着腮帮子说:“我叫夜雨声烦。”术士将滑落到身前的银色长发拨到背后,诧异地挑眉:“你是第一骑士?” 众所周知,王国有一支骑兵,负责守卫主城安全,称作蓝雨,蓝雨内部会选出一位首领。这位首领将会拥有“第一骑士”的封号。而夜雨声烦,恐怕是蓝雨成立以来最为家喻户晓的第一骑士。不光是因为他身手矫健,更是因为他没有自己的剑。 骑士的剑,比他的眼睛还要重要,是一位骑士精神的象征,而夜雨声烦的剑总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损坏到无法继续使用,必须更换,也就是说,他没有一把固定的剑。 夜雨声烦耷拉着脑袋:“我也不想的啊,那些剑脆得要死承受不住我的力量我又有什么办法?那些闲的没事干的贵族都在拿这件事来针对我了,说我使用过的剑总是无故损坏必定是因为我身上有邪恶的气息。天啊一把普通的剑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光明之子的力量啊!” 索克萨尔的眉毛挑得更高了:“光明之子可是受到过神明祝福的幸运儿。恕我直言,你恐怕是最尊贵的一位第一骑士了。”夜雨声烦看上去丝毫没有被这句话安慰到:“可是那老头居然信了那群贵族的话!这次我出来,名义上是让我寻找一把适合自己的剑,实际上就是想要驱逐我,换一位第一骑士。拜托用点脑子想想啦那些贵族的儿子摞起来都撑不住枪淋的一枪还想代替我?!做梦啦!” 索克萨尔的指尖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眉尖蹙着,目光凝聚在剑客身旁“噼啪”燃烧着的壁炉上。许久,他起身,缓缓地说:“不如我和你做一笔交易。”他步入内间,捧出一把长剑,夜雨声烦的注意力瞬间被那把剑吸引了过去:与流云的焰影不同,这把长剑的剑身稍窄,自剑柄至剑尖,幽蓝慢慢渡为苍白,剑柄的十字上嵌一块圆润的水滴形宝石,剑上有幽幽寒气萦绕。索克萨尔将它放在桌上,取下手套,说:“这是老师留给我的剑,叫做冰雨。按理说一位术士不会需要用剑,老师这么做应该是让我给它择主。若第一骑士能帮我找到我需要的东西,那这把剑便是报酬。” 夜雨声烦把视线从冰雨上移开,锁定索克萨尔:“能用这样的一把剑来充当报酬的任务绝对不简单,你需要什么东西?”他面带肃色,眼神锐利起来,一扫刚才无精打采的模样。索克萨尔打了个响指,一张光幕在夜雨声烦面前缓缓展开,他蹙着眉头念出声来:“布谷草……点冰石……银泉水……月神的分身?!”他惊异地抬起头:“你要做什么东西?!为什么会需要月神的分身?你知道这有多难拿吗?!”他在心里猜测着面前这个看似无害的术士的想法,眼神越发幽深,手指甚至按上了腰间的剑鞘。 索克萨尔无视了他的戒备,大大方方地说:“国王夺走了我的法杖。”他伸手抚开额前一缕头发,露出额头上黯淡无光的六芒星:“他有了至高的地位,却贪心不足,还想要无上的力量。杖本身就是权力的象征,法师们的杖更是权柄与力量的结合体。在他们强夺法杖的过程中我只能把核心拆解出来,然后再造一支。”他苦笑着,“六芒星无处安放,已经黯淡成了这个样子。” 夜雨声烦面色一凛,大步走上前,左手牢牢按住他的肩膀,右手的动作却轻些,缓缓撩开他额前的长发。指尖划过额头有些痒,索克萨尔有些不适应地皱了皱眉,他很少和人靠这么近。 而夜雨声烦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喃喃自语着,并用指尖描摹着他额头上的六芒星:“上次见到六芒星还是在多久以前……”他后退两步,拔出长剑架在索克萨尔颈上,眼神冰冷而肃杀:“六芒星是第一术士的象征,世上不可能同时有两位第一术士存在,你对迎风布阵做了什么?!” 长剑架在动脉边,索克萨尔依旧镇静,他轻轻抬起手指,一个暗紫色的法阵在他白皙指尖缓缓旋转成型,化作一支小小的箭射向剑柄与剑刃的衔接处,那柄长剑本就在第一骑士撑不了多久,此刻更是断成了两截。 夜雨声烦眼神更加森然,手中剑已折,他干脆丢掉残破的剑柄,抓过冰雨,抽剑出鞘,直指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仿佛不觉得被冒犯了,坦然站起身来说:“迎风布阵是我的老师,而我在比试中胜了他,因此现在的第一术士是我。”夜雨声烦半信半疑,但还是将冰雨收回了鞘中。索克萨尔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略带疑惑地问:“你与老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关心他?”夜雨声烦手按在冰雨剑柄上,回答说:“他在我一次遇险时救了我。”索克萨尔奇道:“还有人能使第一骑士陷入困境?”夜雨声烦朝他翻了个白眼:“那些刺杀我的人不知道出身于哪个肮脏黑暗的组织,下手毒辣的很,就算我是第一骑士也不可能一个人收拾他们那么多人。”他斜睨了索克萨尔一眼,“而你身为第一术士,还不是在这个小店里贩剑?”索克萨尔笑出声来:“我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说过了,我不贩剑,我制杖。”他们对望一眼,夜雨声烦的脸色因为这个冷笑话而有所缓和,微微笑了一下,又迅速收回了笑意。 最终夜雨声烦还是同意了这笔交易,索克萨尔收拾了一下行装,收进随身的储存空间里,临行前把头发全部挽到脑后,只有短短的两绺头发挽不起来,垂在颊边。夜雨声烦在一旁不耐烦地抱着手,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桌腿,嫌弃他动作慢。索克萨尔走到门边,拉开门示意请他先行,夜雨声烦却又呆着原地不走了,犹豫着问他:“你真的打败了迎风布阵,成为了第一术士?”索克萨尔挑眉反问一句:“你不信?”他微微勾起手指,六道光柱自夜雨声烦身边骤然升起形成牢笼将他困在里面,出也出不得。索克萨尔笑弯了一双漂亮的眼睛:“只有第一术士的六星光牢才能困住第一骑士一个小时以上。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繁花山谷,我先出发了,请第一骑士尽快跟上。” “索克萨尔!!!” 求评论ovO
© 分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