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性转段子


瞎写,后续随缘

看看就好,别认真

  是夜,夜凉如水。

  黄少天老远就看到一个黑魆魆的背影在她住的大楼门口,长发盖住了整个背部,看不清是人是鬼。她慢慢走近门口,那个人影伸手进包里摸索,仿佛是在找门禁卡,窸窸窣窣一阵响后仍未找到她想要的东西,猛地把包往地上一甩,酒红外壳的唇膏骨碌碌地滚到黄少天脚边,一小支香水被摔得粉碎,像流动的幽蓝色宝石的液体洒在地上,变成死气沉沉的一团暗色。

  黄少天仿佛闻到了栀子花的香味,又不全是栀子花的味道,似乎添加了其他昂贵而精细的香料,变得更加精致优雅,而失去了本味。

  她把散落了一地的东西拾起来塞回那个包里,扯上拉链,单手摸出门禁卡开了门,向那个人伸出一只手:“来,我带你进去。”那人抬起头,黑发交掩中露出一双醉眼朦胧,嘴唇水润嫣红,不知道是不是唇膏的作用。她晕乎乎的把自己微凉潮湿的手交到黄少天手心,随她上了楼。

  她虽然醉的糊涂,好歹还是记得从哪个门口进去能回到家,颤巍巍的旋开了门,从包里摸出一条幸免于粉身碎骨之难的巧克力塞给了黄少天,却不小心连着一只唇膏一起给了出去,正是滚到黄少天脚边那只。

  大门轰然关上,黄少天自己开门回到家,面对着满室昏暗也没有开灯,径直走到冰箱,打开冰箱门,白光混着寒气扑到她脸上,她取出一罐可乐,走回房间,把巧克力和唇膏随手丢到一边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她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背心和黑色短裤就出来了,偶然瞥见那条巧克力,撕开包装,掰下一块放到嘴里。

  真苦。
 
她一向不爱吃黑巧克力,把它丢到一边就去睡觉了,没有丢掉,也没有给它封口。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起床去吃早餐,拎着垃圾袋往外走,正好看到昨晚那个醉的一塌糊涂的人从对门走出来,有点眼熟。那个人同样拿着垃圾袋,应该也是要去扔垃圾。今天她穿的清爽多了,白T恤牛仔裤,看到黄少天一愣:“少天?”黄少天也是一愣:“你认识我?”那人的眉眼舒展开来,微微笑着,说:“我是喻文州。”

  哦,黄少天想,原来是喻文州啊。

评论
热度(19)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