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夜]你贩剑吗?不,我制杖(2)


写了一点发上来。

  第一术士名副其实,夜雨声烦被困在六星光牢里足足一个半小时才出的来,愤怒的夜雨声烦几乎是一路跑着去的,索克萨尔又故意放慢了速度,很快,夜雨声烦就看见了索克萨尔被黑色斗篷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

  “索克萨尔!你是不是以为你是迎风布阵的学生我就不会打你!”夜雨声烦一上来就拽住了索克萨尔的领子,鼻尖几乎抵上了索克萨尔的脸。索克萨尔忍笑忍得很辛苦,把脸别到一边,“我怎么敢戏弄第一骑士,只不过是证明我的确是第一术士,让您能放心而已。”

  夜雨声烦啐了一口:“放屁!你就是故意的,你们这些术士全都是一肚子坏水!”他手上又用力了几分,只听见“呲啦”一声,索克萨尔的斗篷就在他手下裂成了布片。两人看着飘落到地上的黑色布料,陷入了沉默。

  索克萨尔率先打破了这死一样的寂静,他叹了口气,把身上破裂的斗篷脱了下来,夜雨声烦看着他身上绣着精细银色花边的长袍瞪大了眼睛:“你居然这么有钱!东方人的云绸价钱不是一般高,你居然拿来裁了一整身衣服!”索克萨尔朝他眨眨眼:“你刚刚扯破的斗篷也是云绸,只是没有绣上花边而已。”夜雨声烦一双眼睛瞪得更大了,手指颤巍巍地指着索克萨尔:“你你你暴殄天物……呸呸呸不对不对!有钱就是浪费!你一个制杖的怎么这么有钱!”

  索克萨尔因为他的一句“制杖的”而哑然失笑,颇有些无奈地摊手:“我一个制杖的就是这么有钱,帮人制造法杖很费神的啊,有些时候客人要求的技能需要特别的材料还要自己找,收费当然高。”他抱着双臂,朝夜雨声烦挑眉一笑:“不如我以后也拿云绸给你做一身便装?”夜雨声烦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一个回答,喜出望外地握住索克萨尔的肩膀:“你说真的?那就说好了啊,不许反悔啊!”索克萨尔把他的手从肩上拿下来,握在自己掌心里,“走吧,找布谷草去。”夜雨声烦有些尴尬地抽出自己的手,在衣服下摆蹭了蹭,想要摆脱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在夜雨声烦解决掉繁花山谷入口的怪物后,索克萨尔从怀中摸出一个魔道学者的玩偶,小小的魔道学者带着一顶黑色的尖帽子,帽尖坠着一颗金黄的星星,骑在扫把上。索克萨尔食指尖在它头顶敲打三下,它竟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悬浮在与两人鼻尖齐平的高度,严肃地瞪着夜雨声烦。夜雨声烦皱眉,对这个小东西不礼貌的态度颇为不满:“你怎么搞来这样一个修鲁鲁?丑死了。”索克萨尔弯一弯唇,不作他话,从随身空间里抽出一根纤长的黑木魔杖,杖尖亮起一点莹莹碧芒,随着他的动作拉长变细,在空中形成一串咒语,悠悠飘到修鲁鲁面前,贴住它的额头,修鲁鲁仿佛被按下了启动开关,颤巍巍向前飞去。索克萨尔收起魔杖,向夜雨声烦道:“我之前向一位实力强劲的魔道学者讨来这个修鲁鲁做研究,看看是否能开发出来新功能。没想到这个新功能和它原本功能一点也不沾边。走吧,跟着它就能找得到布谷草了。”夜雨声烦嫌恶地瞥一眼那个修鲁鲁,撇嘴道:“实力强劲的魔道学者?不会是王大眼儿吧。诶诶你那个魔杖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术士不是用法杖的吗,那个魔杖又是用来干嘛的?”索克萨尔一边拨开眼前长长的花枝,暗自腹诽着要是没带那个修鲁鲁,只怕在这堆花里找一株布谷草要找上三天三夜,一边回答夜雨声烦的问题:“实力不算太差的术士们都会在安全的情况下抽部分魔力出来,贮存到魔杖里,防止在战斗中法杖损坏后落到任对手宰割的地步。”话音刚落,又是一枝花勾住了他的衣服,他无奈地笑笑,停下来小心地解救自己的衣服。

  夜雨声烦走得比较快,此时停下脚步回头等他。说实话,索克萨尔不太适合这种姹紫嫣红的环境,他长袍漆黑,头发银白,连挽发的一支细小无纹饰的簪也是乌木,一身打扮非黑即白,与周围格格不入。偏偏是这样打扮极度冷淡的人,笑起来如和煦春风,叫人感觉醉倒在一片无际花海中。

  他脑子里胡乱想着,正巧此刻索克萨尔完成了手上的动作,站起身来,朝他眨两下漂亮的墨蓝色眼睛,笑了笑:“你怎么了?”

  他是不是对我放诅咒之箭了,夜雨声烦想,我怎么这么晕。

  没等夜雨声烦中的诅咒之箭效果消退,修鲁鲁就停了下来,缓缓下降到一株其貌不扬的植物上,夜雨声烦小心地用冰雨剑鞘底端敲开周围僵硬的泥土,铲出那棵草问:“这个放哪儿?”索克萨尔拿出一个小盒子,从他手里接过布谷草放进去,再收起那盒子。

  夜雨声烦看着他的动作,由衷赞叹道:“每次看你取东西都觉得像在变魔术。”索克萨尔不以为意:“可能是因为剑客没有随身空间,没办法随身携带大量物品。”他又拿出了一袋曲奇,清清嗓子,弯腰施了一礼,把曲奇递上:“您的魔术师为您献上礼物,您愿意接受吗?”夜雨声烦也学他清清嗓子,故作高傲道:“看在你一片诚意的份上,我就勉强接受了吧。”

————————————————

喻总:古娜拉黑暗之神,呜呼啦呼,变gay之箭。

————————————————
老王:mmp你为什么要抢我封号。

评论(27)
热度(43)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