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夜]你贩剑吗?不,我制杖(3)


上中下的分段模式已经不太适用了……

  当天晚上,他们赶路到了距离银月峡谷还有三四公里的一家客栈,名字叫四季客栈,完完全全是东方古国的风格,老板娘要求被雇佣的人整齐穿戴好东方的服饰。两人刚跨过门槛,便有个容色秀丽的东方姑娘笑着迎上来问:“两位一瞧便知道是远道而来的旅客,可要整桌酒菜略做休整?抑或是在房间里小憩片刻?”

  夜雨声烦不太懂她说什么,一头雾水地去扯索克萨尔的衣袖:“嘿,她在说什么?”

  索克萨尔到底是四处游历过的人,见识颇多,也微笑着回一句:“住店,劳烦姑娘明日一早送些清淡饭菜上来。”那姑娘掩口一笑:“哪有什么劳烦的,公子真会说话。两位大可放心,小店的饭菜向来是一等一的。公子先去青兰阁歇歇吧。”索克萨尔颔首示意,领着夜雨声烦去了青兰阁。那老板娘看着两个俊秀的青年并肩而行,脸上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心里噼噼啪啪地打起了算盘:“我只说了一间房,两位公子便一起上去了,也不说再开一间,难不成已经习惯了共宿一室?哎呦呦……真是……”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其实没有她想的那么复杂,只是索克萨尔不想出太多钱而夜雨声烦和蓝雨的其他人挤惯了也不在意而已。

  夜雨声烦大大咧咧地把长靴一甩躺上床,撩起床边垂下的洁白纱帐,问索克萨尔:“我们明天去找点冰石和银泉水?”索克萨尔沉稳点头道:“是,还有月神的分身,银月峡谷也有月神的分身,只要打败守护其他两样材料的魔兽就能找到探索银月湖的密道。”夜雨声烦点点头,解开束发的带子塞进贴身口袋里,抱着个软枕看索克萨尔处理布谷草。

  索克萨尔取出一个小小的的玻璃瓶,壁很厚,而且非常圆润,透明瓶壁里丝丝缕缕的金光像游鱼一样缓缓流动。他抽出那支黑木魔杖,在桌上描摹法阵,墨蓝的光亮起,映照着他同色的眼睛。索克萨尔将瓶子放在法阵中央,布谷草放在瓶子里,双眼紧盯着法阵,嘴唇不自觉地轻抿了起来,认真的神色代替了眼里常驻的温和。

  布谷草在玻璃瓶内被魔法渐渐融成了翠绿晶莹的液体,再一点点褪去颜色变为透明。夜雨声烦看着格外认真的索克萨尔,感觉心跳一声比一声快。上帝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上帝啊,为什么这么完美的人是个男的?夜雨声烦想的心烦意乱,一掀脑后金发盖住脸,躺下调息准备睡眠。

  不久后,夜雨声烦感觉身边床垫微略凹陷,睁开眼一看,索克萨尔已经在旁边躺下了,长长的银发铺在床上,和他自己的金发交叠在一起,华美得不像话。他小心向里挪了挪,还是吵醒了索克萨尔。索克萨尔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眼里的困意浓的要流淌出来,“嗯……你怎么还不睡呀?”夜雨声烦没想到索克萨尔神志不太清醒的时候会用这种撒娇一样的语气,惊的同时又有些无措:“哦哦哦我这就睡……”身旁的索克萨尔微不可察地拖长声音“嗯”了一声睡着了,夜雨声烦闭上眼,沉心静气,很快也坠入了梦乡。

  夜雨声烦做了一个梦,他在梦里被解开了腰带,衣襟松散,一个人双手扣紧他手腕,轻柔地亲吻他。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只看见瀑布一样的银发倾泻下来,与他的金发交缠在一起。他挣扎着抬头,视线却撞进一双墨蓝色的眼睛。

  艹!那不就是索克萨尔吗?!

  夜雨声烦从梦里猛地惊醒,第一反应就是踹向隔壁的位置,然而踹了个空,一摸衣服,呼,穿的好好的。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后就是铺天盖地的羞耻袭来。他为什么会梦见被一个男人亲吻!还是那种画面!要是被人发现他还要不要做人!

  您想多了,骑士先生,没人会知道你做了个怎么样的梦的。

  索克萨尔正好洗漱回来,看他茫然地坐在床上,便伸开五指在他面前晃晃,“你怎么了?还不去洗漱吗?”

  夜雨声烦猛然间看见梦里的另一个正主,羞耻得脸都红了,飞快跑去洗漱。索克萨尔微微蹙起了眉头,有些担心,恰逢此时门外响起一个清亮的女声:“公子,饭菜端来了,可要现在用膳?”他回过神来,连忙开门,接过老板娘手中的托盘:“有劳姑娘了。”老板娘浅浅一躬身,道:“公子不必多礼,好好用些饭菜吧。”话毕便转身回了一楼大堂。

  索克萨尔心不在焉地一口一口吞着白粥,夜雨声烦洗漱过了,颇不情愿地一步步挪到桌前,他不经意抬头瞥一眼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一头长发乱糟糟披在身后,甚至还有几绺掉进粥里。夜雨声烦皱眉道:“你的头发怎么没束?”索克萨尔有些茫然抬头:“啊……哦,没束啊,帮我束吧。”夜雨声烦颤了一颤,勺子掉进了粥里,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起身去拿梳子和发簪。

  索克萨尔的头发又顺又滑,握在手里像是掬了一捧清凉的流水。夜雨声烦随手挽作一团固定,便坐到床边抱着剑闭目养神。索克萨尔推一推脑后一团头发,立即散了下来,他无声地叹口气,左手捏住簪子一头,右手一捻,把它变成一条发带,绑好马尾,起身喊他:“夜雨,走了。”夜雨声烦从床边弹起,把剑别回腰间,跟着他走出了客栈。老板娘点清了索克萨尔给的房费,眯起了一双丹凤妙目:“数目没错,欢迎两位下次再来。”

  夜雨声烦自从做了昨晚那个梦之后根本无法直视索克萨尔,大步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索克萨尔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各有心思,气氛有些凝滞。

——————————————————
那么,问题来了。

夜雨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索克为什么心不在焉?

评论(5)
热度(40)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