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的玩意儿


  无剑双手被反剪到身后,压着身子要她跪下。她死撑着一口气,愣是站直了没动 只被压得俯下了身,然而散乱发丝下一双灼灼的眼睛死盯着那魍魉首领,嘴角撇起一丝冷笑。

  那魍魉首领拊掌大笑一声:“五剑之首果然有一副不屈傲骨,只是既落到了我的手中,又不肯屈服,不吃点苦头怎么能行?这次便先给你个机会,勾魂蝎,去好好劝说一番。”

  紫色衣衫的美人扭着纤腰走到无剑面前,用手中烟斗轻勾起她下巴,向她脸上吐一口烟雾:“姐姐我可是很中意你呢,不如便留下来吧。这样强大的一把利剑就此折在此处,未免可惜。”

  无剑微微一笑,右手竟脱出禁锢,抚上她脸颊:“你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就此香消玉殒也是可惜。”勾魂蝎大惊,竟不知她是如何摆脱身后人的压制。然而她并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无剑的手不知不觉来到她腰上,配合掌力将她甩出,正撞上一支呼啸挥来的碧绿竹杖,登时殒命。

  众人皆是一惊,丐帮圣物绿竹棒已收起了那支碧绿晶莹的竹棒,大步走到无剑身边。他身后的金铃索忽而神色一凛,挥出手中白绸,将掷乾坤躲在暗处发来的三枚铜钱裹住收回,借这一收蓄力,又一次挥出绸带,这次是末端的金铃不偏不倚打中了掷乾坤胸口大穴,教他浑身酸软无力。

  掷乾坤已是满心惊惶,拼着一口气要逃离,千万根拂尘银丝却缠上他腰,将他抛上空中。越女剑一步踏出,使一招“枝击白猿”,身子轻灵跃起,长剑在空中挽了两个平花,当即回身下击,在他胸口刺了个血窟窿。她迅速抖落剑上血液,收剑回鞘,与银缕拂尘一同站回无剑身后。

  云珀针见势不妙,从怀中取出一把云针要给魍魉众疗伤,眼前一道白影晃过,那妙手白扇已笑嘻嘻地站在她十几步开外,手中捏着一块手帕,帕中正包着她的云针。云珀针大惊失色,低头一看,手中针长了寸许,泛着紫光,分明是一把淬了冰魄毒的银针!她的手指刚接触银针一会就肿胀麻木,皮肉发黑,而后又是一枚银针飞来,正中她眉心,当场毒发身亡。冰魄银针冷着脸,见到银缕拂尘时才露出点笑,自觉站后他半步,又被他拉到身旁。妙手白扇摇着纸扇,摇头晃脑地唱着不成调的歌谣,踱到越女剑身边。她“噗”地笑出声,替她二哥整了整衣袖。

  其余魍魉见治疗云珀针已经死了,两位大人也命丧于此,纷纷想要逃命。毒龙银鞭皱着眉一鞭横扫而过,样貌丑陋的魍魉们被打中,身上骨头也不知断了几根,更有被鞭上倒勾刺破皮的,创口处缓缓流出黑血,只消 片刻就再无生息。

  那魍魉首领也是个没骨气的,早趁着混乱偷偷溜到出口,正打算离开,双腿却忽然无力支撑。他摔倒在地,挣扎着回头,无剑左手捏诀,右手发出两道凛冽剑气,穿透了他双膝,她垂下右手,左手依旧在身前捏着诀,右手边的空气仿佛被撕裂,空间开始扭曲成一把长刺的模样。长刺尖锐地颤鸣着,尖端抬起对准他的头颅。

  他此刻已是恐惧至极,浑身肌肉不住抽搐,双手在地上一撑一撑要逃离,九曲青丝撒出青网缚紧他,魍魉首领被迫抬起头,瞳孔映出无剑冷笑着的面孔。

  “把命留下吧。”

评论(4)
热度(21)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