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夜]你贩剑吗?不,我制杖(4)


  他们就这样沉默着一直走进了银月峡谷,索克萨尔才抽出魔杖,像上次一样启动了修鲁鲁。他扭过头轻咳一声:“待会你去攻击泉水边的美人鱼?”夜雨声烦简短应了一声,手握上了剑柄。

  他们走到湖边,一个纤细婀娜的身影背对着他们,黑发打着卷,像张宽大的毯子似的披在她光洁的背上,腰部一下是条布满了殷红鳞片的鱼尾,在阳光下闪着妖艳的光。夜雨声烦沉下眼神,拔出冰雨,利剑出鞘发出一声尖啸,引得那美人转过头来,张开口对着他们厉声嘶鸣,两人才看清这所谓的美人发青的脸皮,突出的双目与一口瘆人的利齿。

  她用力张开五指,指甲划向夜雨声烦的手臂,却被夜雨声烦斩断了整条右臂,接着便是一剑穿过心脏。失去生机的美人鱼缓缓沉入湖中,露出她刚才一直用尾巴遮掩的点冰石来。冰雨斜指地面,上面的血早就从剑尖滑落到地上,剑面上一丝血痕也无。他轻轻地一挥剑,剑尖划过的轨道变作一道光弧,贴着地面将点冰石完整地削了下来。

  索克萨尔将半个巴掌大小的点冰石拾起,双指用力将它捏成小块,放进那个瓶子里。说来奇怪,银色的点冰石融进透明的布谷草汁液里,竟将整瓶液体变成了暗紫色,随着索克萨尔的摇动而缓缓流淌。

  索克萨尔勾起一个笑,收好瓶子转身对着夜雨声烦,正欲说话,却听见身后一个略微沙哑的男声道:“夜雨?”

  他们转身望去,两个男人站在他们身后十几步开外,都是风尘仆仆满脸倦色的模样。其中一人腰间挂有弹药,手中握枪,看模样是个弹药专家。另一人白色缀金边的长袍沾了尘土,颈上的细链串着十字架,应是守护使者。

  夜雨声烦喜出望外,向着那个弹药专家挥手:“枪淋你来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啊速度真快啊没几天就找到我了。”那名弹药专家一句话也没应,他只是抬起手中的枪,眉头打上了死结,枪口瞄准了夜雨声烦,子弹即将呼啸而出,穿过他的心脏。夜雨声烦沉下了脸,低喝一声:“枪淋弹雨,你做什么?”

  枪淋弹雨的手没有丝毫颤抖,眼神却满是纠结,“子弹附有暗属性,最适合用来猎杀光属性的人,譬如光明之子。”他的语气透露出疲惫,“夜雨声烦,我们来讨要你的一句回答。

  “你是不是要叛出蓝雨?”

  出乎索克萨尔的意料,夜雨声烦并没有跳起来质问对方,他只是握紧了剑柄,将花纹拓到掌心,“是谁说的?”夜雨声烦绷紧了手臂,“那个老不死?他是不是还拿出了我的骑士勋章,说我抛弃第一骑士的名字叛逃了?”枪淋弹雨沉默点头,夜雨声烦冷笑:“我就知道他让我留下勋章是不安好心。”灵魂语者上前一步,攥紧了衣袖的手颤抖着,他说:“蓝雨誓死跟随第一骑士,夜雨,我们追了你这么久,只是来讨一句回答,你到底是不是要叛出蓝雨?”

  夜雨声烦脸色稍缓,将剑柄放在胸前起誓:“夜雨声烦以光明之子的名义起誓,我将向蓝雨效忠一世,直至上帝收回我的灵魂。”

  光明之子的誓言是不可违背的,枪淋弹雨松一口气,上前与他拥抱。他眼底一片乌黑,显出他这几天昼夜赶路的疲惫,“我真的承受不了谁的离开了。”夜雨声烦瞪大了双眼,伸手摁住他的肩头,问:“谁离开了蓝雨?”枪淋弹雨揉了揉眉心,说:一周前于锋去西部巡查,本来早该回来的,他却迟迟不归。”

  “后来我们收到信鸽传来的信,里面是他的蓝雨徽章和他的亲笔书……他要退出蓝雨,加入百花。”

——————————————

锋哥走是有原因的。

蓝雨的国王有阴谋。

评论(6)
热度(21)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