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就在想的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因为性取向而被人耻笑,他的亲人会怎么做?

【许博鸢】
今天晚上公司有个酒会,允许带上家属,许博鸢理所当然把许博远带过来,叶修也理所当然跟过来。

许博鸢职位不低,自然不能光站着,她兜了一圈,带着完美的微笑和几个领导客户谈论了许久。当她终于从语言战中解脱出来,第一时间望向自家哥哥,却意外发现许博远脸色泛白,而叶修神色极是不悦。

她将视线移到许博远前面,一个的女人站在他们面前喋喋不休。许博鸢能看到她笑容底下的轻蔑和鄙夷。

当然是轻蔑的了。她冷笑一声,平日里的对头,这下找到机会,还不得狠狠嘲讽她一顿。只是她许博鸢又哪里是好欺负的主。

她走过去拦下准备开嘲讽的叶修,走到准备离开的女人跟前,锋锐的鞋跟踩上对方的长裙,脚上微微用力,便听到意料中的一声裂帛。

“滚。”

 

评论(3)
热度(20)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