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镜册(1)

*原名一个河神的故事

  蓝河是个河神。
 
  本来他的工作包括了监督附近妖精有没有捣乱啊人类有没有做出些叛经离道的事啊等等。只是蓝雨管辖范围内的人和妖都挺规矩的,所以他每天都很清闲,这里走走那里逛逛,偶尔还顺着河流漂到微草或者轮回的河神那里串个门。
 
  有一天,蓝河正和同属蓝雨的山神笔言飞商讨事务时,敏锐的感知到有人落水,只好放下手头上的东西,迅速游到落水者所在的水域去救人。
 
  但是,当蓝河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真的萌生一种不管他由着他淹死的冲动。
 
  为什么这个人穿的这么……奇葩啊!花花绿绿的衣服,乱糟糟的长发,明明长得还不错偏偏自带的嘲讽气质让人想往他脸上打一拳。
 
  蓝河强忍着这种冲动,扶上那人的腰准备把人带上去,却在刚碰上他的时候惊恐的发现他根本没昏,还反过来扣住蓝河的手腕,懒懒的开了口:“小河神啊,来帮我个忙,以后一定会重谢你的。”
 
  卧槽这人能在水里说话?!蓝河还来不及回答那人便开了传送阵。被白光吞没前,他最后的想法是以后有人落水一定要先让二笔去看看再救……
 
  传送阵这东西其实除了省路程之外一点好处也没有,至少在蓝河刚到达兴欣的时候是这么想的。真的太难受了,他刚站稳便感到一阵晕眩,身后传来君莫笑的声音:“诶你先别晕啊,我还有正事呢。”
 
  不!要!脸!蓝河咬紧牙关,生生把喉咙涌上的恶心遏制下去,每一个字都像从齿缝中挤出来,化成刀子狠狠扎在君莫笑脸上:“装死把我引过来、不顾我的意愿强行帮我掳走,连名字也不报,这就是你求人帮忙的态度?!”
 
  那君莫笑怕他真的跑了,连忙把人按下解释:“我是兴欣的君莫笑,前几天我们这儿的河神新上任,不知道为什么昏迷了几天不醒。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想着你也是河神,应该会有办法。”
 
  蓝河的本职就是救人,更何况依他的性子遇上伤者也一定会救。听君莫笑这么说纵使有一肚子火也只能憋着,冷冷的甩出两个字:“带路。”
 
  蓝河由君莫笑领着走进一间卧房,床上的青年身形很是瘦弱,长发垂落到地上,即使在昏迷中也紧紧地皱着眉,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蓝河走近床边,深吸口气,摊开掌心,丝丝缕缕幽蓝的光涌出,像细小的游鱼一样钻进青年的身体,青年的脸色一点一点红润起来。君莫笑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直到蓝河将蓝光抽出并表示搞定了才长舒一口气。

  下一秒他就被揍了。
 
  蓝河并没有将那光完全收回,在他放松下来那一刻缠扭为束朝他击去,随即响起蓝河冰冷的声音:“救人可以,只是下次再敢把我强制带来,做好准备和蓝雨一战。”
 
  天真的小孩,君莫笑咧嘴笑笑,没有揭穿他其实能单挑剑圣夜雨声烦的事实,随即开了传送阵。到达蓝雨的时候蓝河明显的欲言又止,抿了抿唇还是说了出来:“你们的河神从哪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原本一定不是你们那里的人,对原来的地方的某个人还有着很深的执念。如果你不想他又一次昏迷,就带他回去一次,平时多静心修炼,摒弃杂念,最重要的还是尽快处理负责的神务……”蓝河忽然打住,不知不觉他竟说了这么多,明明刚才还气的很。
 
  愣神间,君莫笑往他手里塞了个东西,说是给他的谢礼,话音未落便钻进传送阵不见了。他看向手里的翠玉,一片琢成叶子形状的翠玉,在光下一晃便如水波流转,衬着蓝河白皙的掌心更是显得翠色盈盈,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只是这样好的玉,怕是只有夜雨声烦的光剑冰雨柄上那块才比得上,到了这君莫笑手里却被随手送出去……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
失踪人口回顾啦,最近真的是懒癌发作,根本不想动啊。

猜猜兴欣的河神是谁,他挂念的人又是谁。

来评个论嘛QAQ,没人找我玩好无聊的。

评论(2)
热度(29)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