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镜册(2)

  自打蓝河帮忙救人之后,君莫笑就几乎每天都过来找他。蓝河隐隐觉得这人不简单,神力约莫在他之上,不好轻易动手,只得好茶招待。

   一天,蓝河在应付君莫笑的时候,意外的接到春易老的消息:飞岩山有妖暴动,速来。

  飞岩山不是笔言飞的领域吗?为什么大春会在那里,今天不是年末啊?慢着,飞岩山的妖王车前子两百五十年前才镇压过一次,这么快又反了?!看样子这妖是不知死活啊,今天不直接收了他我就不叫蓝河!

  蓝河气势汹汹的拎上君莫笑,手指一划开了传送阵,浑然不知他的手掐着君莫笑的领子,把人家的脸都挤成一团了。

  蓝河到达飞岩山之后,发现情况似乎并不像他想的那样乐观。这车前子不知用的什么办法,聚集了一大群妖,正在围攻春笔两人。想到平时笔言飞没心没肺的笑样,再看看他现在脸色苍白,满身伤痕的样子,蓝河只觉得怒火攻心,化出无数条水鞭挟万钧之势直向车前子抽去,靠的近的几个小妖直接被轰杀。车前子连忙打开防御结界,可蓝河盛怒下释放出的神力,岂是车前子几百年无长进的小防御结界能比的?那个暗绿色的小结界直接在鞭下碎成粉末,车前子背上结结实实的挨了无数鞭,大怒,转身向蓝河攻去。蓝河毫不示弱,召出光剑渡蓝,两人缠斗在一起,此间君莫笑在一旁观战,时不时放出一两个火球烧烧小妖。有这俩人的援助,春易老才得以空出手来照看一下笔言飞,春易老自己的伤势也不轻,只是笔言飞在战中还要分神保护飞岩山不被这群妖怪过度破坏,又一心想着击溃敌方,疏于自保,饶是有春易老护着也伤的严重。

  不过看样子这场战斗快要结束了,蓝河一剑比一剑凌厉,幽蓝的剑影如带刺的荆棘网一点点收拢,让车前子无处可逃。

  当车前子真正无处可逃,跪伏在地的时候,蓝河举起剑,直接将其斩杀。

  一般来说,木行的妖怪死后应该会化回本体,然后枯萎,只是车前子的尸体不光变回一株干枯的车前子,还有一块翠玉,琢成了叶子的形状。

—————————————————————
我想写春笔很久了。

可子太太你带我入的春笔坑,你要对我负责QAQ @对酒忽暝 

评论(4)
热度(25)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