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枫桥夜泊

一个大写的OOC,文笔渣,慎入。

————————————————————

【壹】江枫渔火对愁眠

  云梦莲花坞。

  江澄躺在一叶小舟上,方才出来的时候气极了,头发也蓬乱的散在了身后,有几绺垂落到水里,丝丝缕缕如纱展开。轻薄的紫色外衫沾染了夜晚的水汽,附在白色寝衣上。荷香清幽,蛙鸣阵阵,星疏月朗,让他的心情渐渐的平复。

【贰】卿须谅我我谅卿

  今日傍晚,他和金凌外出夜猎,在山林中和同去的几个弟子离散,又遇上一只成年的夜魅。夜魅这种东西是由山上被野兽咬死之人的怨气凝成的,这种人无辜枉死,怨气最是深重,夜魅由此而来。它刚刚成型的时候尚不出来害人,到了一定时候便下山捕食,被抓住的人会陷入自己最抗拒的一段记忆,然后在噩梦中被它分尸而食。

  江澄召出三毒迎战,然而一时不慎,金凌就被挠了一爪子,撕裂了胸口的金星雪浪家徽,露出一道深伤,几乎使他疼昏过去。江澄一人打不过夜魅,脸上身上都多了几道血痕,恰巧被云游路过此地的蓝曦臣和蓝思追发现,搭了把手,彻底困死这只夜魅,顺便把重伤的金凌送回莲花坞。

  江澄体力不支,回到自己的卧室也昏睡过去,然而不到一个时辰就醒了过来,不顾自己还穿着睡衣,扯件外衫披着就急匆匆的跑去金凌房间,甚至连鞋也没穿。走廊上的人看到宗主这副披头散发的样子纷纷垂下头,不敢多言,像是说错了就会被一紫电抽进水里。

  他急急忙忙跑进金凌房间,看到蓝思追也在,压下心中的急切,开口又是冷淡的口吻:“这里是金凌的卧室,你在这做什么?”用的虽是问句,口气摆明了是要下逐客令。蓝思追也不恼,从容行礼道:“金宗主受夜魅影响,梦魇了,小辈有些不放心,才留下照料。”江澄讥讽道:“不放心?我倒不知我江家这么不让人放心,比不上姑苏蓝氏。”说罢看多他几眼,觉得有些奇怪,蓝思追站定不动,任他打量,金凌却心虚的把手往被子里缩。江澄目光扫去,发现被子底下露出一段绣着卷云纹的抹额,心下顿时明了。怪不得他觉得蓝思追奇怪,原来是少了他蓝家从不离身的抹额!

  江澄顿觉一把火在心里熊熊燃起,气得口不择言:“我说怎么你蓝家的人还要留在莲花坞照顾人,原来是这个原因,连抹额都给了他,是要学你们家含光君做断袖?!”两人被说的脸红,只不过蓝思追是急的,而金凌是气的:“说够了没有!你整日就知道训斥我,大大小小的事你都要管我,有完没完!我就是乐意和蓝愿在一起又怎么样?!”

  江澄被他气的浑身发抖,杵在门口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怒摔门而去,于是就有了开头一幕。

【叁】但愿君心似我心

  江澄在船里躺了许久,气也渐渐消了,只是云梦江氏的宗主因为发脾气而半夜出来划船,这种事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去,于是继续在荷塘里漂。

  忽闻木桨划水声,江澄坐起身来,发现是蓝曦臣,想到自己侄子被蓝家的小子拐跑,顿时连个好脸也不想给这蓝家家主。

  蓝曦臣脸上挂着温和的笑,道:“江宗主可是在为思追和金宗主的事生气?”江澄不答,撇过脸去不理他。他继续说下去:“宗主大可不必生气,断袖其实并没有什么,何况金宗主又是兰陵金氏的家主,闲言碎语也传不入耳朵里。”江澄气结,谁敢说金凌坏话早被他用紫电抽死了,何况他哪里是在意这个……“如果晚吟是觉得金凌有了道侣后会疏远你,那就更不必担心,你始终是他的亲人。”

  心中所想被人说了出来,江澄一怔,不禁扭过头去看他,蓝曦臣一如既往温和的笑着,江澄却莫名地觉得有些不自然,重新躺下用袖子捂住脸,声音有些闷闷的:“金凌从不曾和我说过蓝思追的事,我说一句他顶十句。魏无羡那厮也是……一个个的什么都瞒着我……”

  蓝曦臣没有搭话,只是悠悠的吹起了一首曲子,像是采莲女唱的歌谣,江澄本就疲累,挂念着金凌才睡不安稳,如今放松下来,很快便沉沉的睡过去。蓝曦臣将船移近,替他把手从脸上拿下来,握在自己手里,一言不发的凝视着江澄的睡脸,良久,慢慢地伏下身,很轻很轻的吻上江澄的指节。

评论(8)
热度(26)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