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

16:00

黄少生日快乐!

来拉低一下整体质量。

————————————————

8.10喻黄24h黄少生贺

【壹】
  喻文州和黄少天从小就是玩伴,打自家母亲挺着个大肚子指腹为婚那一刻,他们已经认识了。两家住的又近,两个人连上学堂也是一起的。 
  先生还在上头孜孜不倦的讲着之乎者也,似乎读书入了神,小小的黄少天已经不耐烦了,把书本竖起来挡住脸,歪着头小小声的问旁边的喻文州:“文州文州,待会我们下河摸鱼去吧,听这老头子讲话好无聊啊。”这时候的黄少天还没长开,白白嫩嫩的小脸和包子似的,琥珀色的眼睛一闪一闪,让人很难拒绝他的要求。喻文州悄悄看一眼自顾自讲课的先生,也有样学样的竖起书,压低声音说:“好啊,只是少天你的功课怎么办?做不完别哄我帮你写。”黄少天皱起鼻子,很不服气:“胡说,我肯定写的完的。倒是文州你写那么慢,怎么好意思说我?”“……你还去不去摸鱼?”“去去去——哎哟!”先生不知什么时候走了下来,戒尺重重的打在黄少天的小爪子上:“认真学习!”他委屈的望向喻文州,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被打,发现喻文州早就坐直了,在书上做着批注。察觉到他的目光,扭头对他笑的像只小狐狸。黄少天丝毫不怀疑,假如喻文州有尾巴,此刻一定得意的晃来晃去。

【贰】
  作为报复,黄少天在喻文州专心的摸鱼时偷偷地藏了一手泥,然后甜甜地叫了一声“文州”,趁其不备抹了他一脸泥。出乎意料的是喻文州没生气,反而拉着他的手,用手帕仔细的一点点擦干净,黄少天好奇“你怎么不生气?”喻文州头也不抬地说:“因为我最喜欢少天了,不会生你的气。”
  黄少天觉得脸有点烫,于是他猛地扑向喻文州怀里,试图掩盖自己的情绪,结果两个人一起栽到河里,浑身湿透了。
  两个孩子玩的一身都是水,回去自然挨骂。只是他怎么会乖乖的站着挨骂呢?黄少天充分利用外貌优势,小手拽着黄母的衣摆,用装出来的哭腔说:“我保证下次不会了,母亲不要生气了。”黄母瞬间心软“好好好,娘知道了,少天别哭了。”“那我可以去文州家过一晚吗?”“……你若想去便去吧。”
  计划通,黄少在心里给自己比个大拇指,朝着喻文州卧室飞奔而去。
  准备入睡的喻文州忽然觉得有什么在轻扯自己的头发,疑惑的转身却被黄少天扑个满怀。他微微撑起身子,有些无语看着趴在他胸口的黄少天:“少天又跑到我这里来了?门口的丫鬟小厮怎么肯放你进来?”黄少天钻进被子,找个舒服的地方躺好:“嘿嘿,来多了他们自然认得我啦。文州你怎么还不睡?”
  喻文州翻个白眼,如果不是你我早就睡了。他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侧过身子,把黄少天凌乱的头发全都撩到一边才躺下,在被窝里握住他的手,用自己的体温渥着他冰凉的手,足抵着足:“晚上风大,下次穿厚点再来找我。睡吧。”

【叁】
  临淮城出了两位家喻户晓的公子,皆是权高位重的人物,端的是风华绝代玉树临风。一位姓喻,名文州,官拜丞相;另一位姓黄,名少天,为大将军。难得的是两人都只有二十五、六的年纪,未过而立之年便有此成就,可见其绝非池中之物。
  此时,非池中之物的黄大将军正拎着一瓦罐的糖渍青梅,暗搓搓翻过丞相府的后院,而风华绝代的丞相大人懒洋洋地躺在桃树下的软榻上,毫无形象的散着头发,为官时的锐利精明一丝一点都看不到,即使听到有人从后墙翻进来,也只是懒懒的唤一声“少天”。
  黄少天显得有活力多了,利落的翻过墙头,开口便如连珠炮一般:“文州你怎么像郑轩似的,怠懒着不肯动。说起郑轩我倒想起件趣事,前些天我还在军中的时候发现郑轩在自己营帐里不知道写什么,我进去找他借张纸的时候被我抓个正着。我问他写什么,他支支吾吾死活不说,抢过来一看,纸上端端正正的写着几个字:景熙收。写战报的时候都没见过这人正经写字。”
  喻文州不说话,始终含笑看着他,忽然用指尖捻住广袖,扣上黄少天后脑勺,抬首吻上。青梅清甜微甘的味道在两人口中扩散开来,彼此的呼吸暧昧地交织在一起。仿佛时光也善待这俩人,天地间的杂音全被摒弃在外,只余他们二人。绯红的桃花瓣悄无声息的铺满两人的衣袍、长发,竟也有些喜服的意味。
  春光灿烂,莫负了这好时光。

【肆】
  喻文州在书房来回踱步,掌心几乎要被指甲刺穿。眉间显然有焦虑之色,眼底一片乌青,想必是多日不曾安睡。
  边疆胡人进犯溪州,来势汹汹。溪州是兵家要地,易守难攻,决不能拱手让人。黄少天率兵迎战。依前封战报来说,决战,应是在今日。
  为着退敌的事,黄少天已经半年没回来了,偶尔有几封书信夹在战报里捎回来,也绝口不提自己的情况,只说些胡天八月飞雪、北风卷地的风光趣事。
  你这样,反倒叫我更为你担心,我怎会不知此战凶险。喻文州苦笑,不经意扯动嘴角溃烂的伤口。若是细看,会发现他的头发像是不曾好好梳过,有些凌乱,衣衫也皱的紧了,不知这副蓬头垢面的样子,要让多少女子芳心碎了一地。
  他无暇去管别事,满脑子都是黄少天的安危,他在信里说边塞大雪如梨花的风景,他有些潦草的字迹,他身披战甲舞剑的身姿,他微红了脸对自己说喜欢的模样,就连他小时候甜甜的叫自己“文州”的样子也一清二楚。
  ……少天……

  仿佛有一世那么长的时间,魂魄好像在外游离了许久,徐景熙跌跌撞撞的闯进书房,也不顾上下级的礼仪,对着他激动的高声喊:“蓝雨胜了!黄将军凯旋而归!”
  喻文州重重跌回椅子上,提心吊胆那么久,放下心来才感觉到痛,嘴角的伤火辣辣的灼烧,喉咙也干涩的很。但他还是极度喜悦的,他终于平安归来。
  当晚,黄少天去找了他,两人相顾无言。良久,喻文州伸手,搂住了他:“我很想你。”黄少天将脸埋在他怀里,回抱与他:“我也是。”

【伍】
  传说在那临淮城,有两位玉树临风的公子,一位名黄少天,为蓝雨国将军,剑术出神入化,尊称为剑圣。另一位名喻文州,风华绝代,为蓝雨国丞相,在文学领域颇有造诣。两人一生为蓝雨鞠躬尽瘁,终身未娶,也有传闻说两人皆是断袖,只是那又怎么样呢?至少他们过的很自由,也很幸福,那就够了。
  他们的故事,到此为止。

【Fin.】
 
 

 

评论
热度(15)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