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遇

没头没脑的小短篇。

————————————————

【壹】

  宗像礼司站在巨大的洞口前,看着那把闪着银光的白王之剑坠落下去,剑柄上原本镶嵌着宝石的地方只剩下一个个黯淡的空洞。感受到德累斯顿石板强加给他的王权之力从不安分的张牙舞爪,一点点如潮水般退去,渐渐再无响应。他想,这样也好,以后他就是个普通人了。

  不再是第四王权者青之王。

  本就该这样,青王的存在就是为了约束赤王,势如水火却互相依存。赤王既死,青王也没有了存于世间的意义。

【贰】

  石板毁坏后,宗像去了一次Homra,草薙依旧万年不变的在吧台后面擦着他的高脚杯,听到他推门而入时带动的铃声,抬起头微微一笑:“宗像先生。”他也沉稳的回以一笑。

  他坐上椅子,木制吧台被擦的很干净,木质纹理清晰可见,可知草薙平时打理的有多用心,八田踹一下都被骂半天。有次周防的烟头没摁准烟灰缸,直接在吧台上摁出了个灰黑的印子,后来几天见他头上都有个包。

  宗像忍不住轻笑出声,一旁的草薙注意到,疑惑的问:“宗像先生?今日到访,是有要事吗?”他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来坐坐。”草薙了解的点点头,转过身,给他调了一杯酒。那酒是一种沉静的紫色,被浮沉其间的冰块折射出紫水晶一样的光辉,是赤红和湛蓝交织成的紫色。

  宗像盯着它出神,片刻后抬手一饮而尽,和草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楼梯传来一阵脚步声,是安娜披着披风下来了。安娜比周防沉稳多了,懂得自制、不会滥用力量,根本不需要他来约束。或许说,只有周防尊需要他宗像礼司来控制。

  安娜踩着高跟鞋,坐上宗像旁边的高脚凳,接过草薙递来的果汁,彼时他正点上一支烟,安娜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我看见了尊。”他扭过头,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嗯?”安娜的视线对上他的,“昨晚,玻璃球里透出了尊的身影。”宗像笑笑,吐出一口白烟,什么也没说。

【叁】

他这样在Homra静静地翻阅着一本书,直到日暮时分才离去。宗像离开后,并没有回家或回屯所,而是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

  今天是情人节,街上大堆的情侣牵着手,怀抱红玫瑰幸福的笑。他当初斩杀周防尊,换来整个城市的安宁,把自己的幸福也消耗掉了。

  宗像站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站着直到华灯初上。转过身的一刹却愕然发现有一个红发的身影面对着他。

  指尖拈着一朵红玫瑰。

评论(7)
热度(15)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