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虞】年少

*江枫眠X虞紫鸢
*现代校园paro
*just想写写江虞夫妇,原著太虐了

  江枫眠第一次听说虞紫鸢这个名字,是从班里的著名的八卦妹王灵娇嘴里听见的:“我和你们说,昨天那个虞紫鸢又拒绝掉了一个男生,听说还踹了人一脚。难怪被人叫做‘紫蜘蛛’,不就是和蜘蛛一样毒嘛!嘴毒脾气又差,以后肯定找不到男朋友的,咯咯咯咯……”后面的话江枫眠没有听进去,对虞紫鸢的模糊印象只有脾气不好四字。

  他第一次真正见到虞紫鸢,是在一个挺尴尬的场面。有个男生捧了一束玫瑰,在虞紫鸢下课的时候堵在了她教室门口表白,情恳意切道:“虞师妹,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为表真诚,他还激动的握上了虞紫鸢的手。

  俗话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虞紫鸢的脸登时就黑了,随手抽出几支玫瑰花,手握花瓣,将带着小刺的枝条狠狠抽上他的脸。殷红的花瓣在她手里被碾碎成泥,兜头盖脸的向那个男的撒去。虞紫鸢冷着脸去洗手,留下刚出来倒水的江枫眠和一干吃瓜群众面面相觑。

  从此虞紫鸢在江枫眠心里有个泼辣的形象,只是那只瓷白的手和殷红花瓣的对比太明显,让他记忆深刻。

  高一的时候,江枫眠报名参加了一场数学竞赛,训练班里几乎清一色的男生,只有少数被几个老师要求来的女生。坐在江枫眠前面的两个女生总不扎头发,风扇一开,浓到刺鼻的洗发水、香水的味道几乎没把他熏死。然而江枫眠风度极好,每每忍着不出声,却总忍不住看向旁边的虞紫鸢。虞紫鸢的头发很长,像一匹油光水滑的黑缎,但很少放下来,每天都是束成高马尾,身上常有一点书墨的气味,这个时候他总忍不住把书本向右移一点,微微靠近她,好逃离那种浓烈的刺激性气味。

  训练班另一个比较出众的女生叫舒藏,属于比较温柔大方的类型,和虞紫鸢截然不同。江枫眠本身也是沉稳温和的性格,相较于虞紫鸢的雷厉风行,自然更欣赏舒藏。日久生情,普通的欣赏自然发酵成了喜欢。

  周五放学,江枫眠到三班找好兄弟魏长泽一起回家,没找到人,听魏长泽的同桌说,好像去了后操场。他拿上魏长泽的书包去了后操场,却意外发现舒藏也在。

  两人在接吻。

  魏长泽余光不小心瞄到江枫眠,两人立即分开,红着脸支支吾吾。江枫眠不愿做电灯泡,更不愿看着好朋友和喜欢的女生亲热,故作潇洒的把书包丢过去,让他好好和人相处,记得送舒藏回家。魏长泽有些木讷的点点头,大是不好意思。舒藏藏在魏长泽身后,轻轻地扯一扯他的衣摆,尽显女儿家的娇态。江枫眠识趣走开,脚步却有些不稳。

  他没有立即回家,转身去了图书馆,刚走近一排书架,从书的缝隙中瞥到了虞紫鸢。她站在书架面前,入迷的捧着一本《诗经》。想来应该是回家洗过澡了,虞紫鸢换了一袭紫色的长裙,一头长发像瀑布一样无拘无束的洒下。紫色这样柔软的颜色,上了她的身,竟变得锋锐起来,又不失明艳,像一朵带着锯齿边的花朵,是和舒藏完全不同的风格。

  虞紫鸢看的入迷,甚至忘了去找位子坐下,表情也不似平日嘲讽,反倒有些如熹微晨光般浅淡的笑意。江枫眠默默盯着她,脑子昏昏沉沉只剩下呼吸的声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不忍打破这种静谧的气氛。

  不知过了多久,虞紫鸢终于发现了她,那种浅浅笑意立即消散,登时柳眉倒竖,面色不善的瞪着他。

  换作以前,江枫眠必定好好道歉,可魏长泽与舒藏交往的事似小小的火苗在他心中燃烧,搅得他心神不宁,一时不曾想到道歉。

  虞紫鸢瞪了他好久,见他不说话,眯了眯眼,道:“失恋了?”江枫眠不言,仿佛猜到她要说什么,不自觉的微微屏息,像是有些害怕她开口嘲讽。

  不料虞紫鸢只是把书往前翻一翻,递给他:“你好好看看。”那一页写的是《摽有梅》。他草草读完全诗,苦笑道:“诗中的姑娘尚有情,可是她对我无意,我就是再早表露心迹也只是做无用功。”虞紫鸢挑眉,似是不同意他的说法,开口道:“此诗未必作此解。”“有差别吗?”江枫眠自嘲般说完这句话,心里却又些奇怪,虞紫鸢语出必带嘲讽,这几句话似乎异于往日?

  虞紫鸢撇他一眼,起身放好书本:“我走了。”走出几步又扭过头,“一个女人而已,没必要这么消沉。”旋即转身离去,裙摆旋成一朵艳丽的紫花。江枫眠望着她走远,不由得有些痴了。

  放完假回来,训练班来了一次筛选,最后竟只留下江枫眠和虞紫鸢两人,江枫眠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魏长泽帮舒藏整理东西,舒藏在一旁轻声笑语,心里百味杂陈。

  忽然身边传来一声冷笑:“呵,栽过跟头还不知悔,一心二用,你这样的人是怎么留在这里的?”江枫眠转身,面上隐然有怒火:“你说什么?”虞紫鸢无所谓的扬起脸:“我说,像你这样不专心的人,怎么留下来的?干脆滚回去去讨佳人欢心,别在这里浪费时间。”江枫眠深呼吸几次,把心情平复下去,拳头握的喀啦响,忽然听到虞紫鸢开口:“赌不赌?”“什么?”“这次比赛我的成绩一定比你好。”“赌注呢?”“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要求。怎么样,赌不赌?”“赌。”两人望进彼此眼睛,看见了同样昂扬的斗志。

  备战的那两个月,两人几乎像疯了一样准备,就连休息时间也在做练习题,为了解出一题不惜花上两节课的时间。两人信心满满的去参加比赛,虞紫鸢却在当天出了问题。

  去比赛学校的路面有些问题,被围了起来,司机只好绕远路,谁想到虞紫鸢居然晕车。她全程靠在驾驶座的椅背,脸色苍白,死咬着下唇,眉头紧皱。一句话也没有说。江枫眠有些不忍,找带队老师要了一颗话梅递给她。虞紫鸢歪头看他,右手无力的搭上他的手腕,就着他的手咬上那颗话梅,有气无力道:“这么关心我,怕我走了没人陪你啊?”江枫眠心中猛地一跳,慌忙摇头。虞紫鸢向后仰,转头望向窗外,很低很低的笑了一声。

  进考场之前,虞紫鸢还没缓过来,江枫眠不放心,问她:“你怎么样了?”她依旧脸色苍白,眼神却明亮的很,骄傲地勾起嘴角笑笑,道:“放心,照样赢你。”拍拍他的肩头,自顾自进了考场。江枫眠微微红脸,觉得呼吸仿佛快了些。

  几天后,学校公布了成绩,虞紫鸢一等奖,江枫眠二等奖。纵使心有不甘,江枫眠也不得不承认他输了,不自觉的去看虞紫鸢,只见她高傲的扬一扬下巴,适宜他跟她走。虞紫鸢径直走到学校一棵紫荆花树下,问他:“赌约还记得吗?”“记得,你的要求是什么?”

  “当我男朋友。”

  江枫眠愕然抬头,看见虞紫鸢向他伸出手,表情虽然依旧高傲,耳垂却已红透了。他深呼吸几次,缓缓的抬起手,牵牢她的手。

  “好。”
 

评论(5)
热度(48)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