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我在找你呀

  老叶生日快乐啊,送你一个在找你的蓝河河~

*CP如TAG,内含一丢丢高乔
* 有老板娘、老板娘的爸爸、林杰队长和伞橙出没

  “先生,要参加我们的圣诞节活动吗?”穿着蓝裙子的女孩凑上前来搭话。

  蓝河来到这个地方已经四五个月了,在南方长大的青年不曾看过雪,喜欢的不得了。圣诞节这一天的雪下的正好,细碎的雪打着转儿飘落下来,温柔地覆上女孩的黑发,男孩的围巾,一点点融化在恋人们温柔的眉目之中。蓝河对找对象这件事不太执着,此情此景之中也忍不住生出些找个人相伴看雪的念头,正感慨着,便有个女孩儿上来搭话了。

  “我们会给您上一个人留下的提示,根据这些提示去找到下一张提示,然后根据提示上的内容找到那个人,两个人就可以回来这里兑奖啦!”女孩解释了一通,蓝河听的有趣,答应了下来。出发前女孩在他手腕上系了一条手绳,蓝色和白色交缠着,“上一个人戴的是红黑相间的,这两条是配套的,也算是提示之一。”女孩在众多便签中翻出一张浅黄的递给他,蓝河的寻人之旅从此开始。

  蓝河低头压平那张便签纸,上面的字迹不太端方,但运笔飘逸字迹疏朗,正是蓝河欣赏的字体:“老王的书店,就那门口绿油油的那家。”

  蓝河有些哭笑不得,所谓的绿油油的书店应该是微草,门口两个铜半球充当花盆栽了两株品种不明的植物,开白花,枝叶长长地垂到地上,现在不是它们开花的季节,蔫头蔫脑地吊着。

  蓝河推开微草的门,门内两个十七八的男孩子在整理书架,微草里面的空间很大,正中间有一架旋梯,一个青年端着盘子,铺满了甜香四溢的曲奇,噼里啪啦地踩着楼梯走下来,不由分说地踹醒了睡在窗边长椅上的青年,那被踹醒的青年不满地大声嚷嚷:“王杰希你又做什么妖!”被称作王杰希的青年轻笑一声:“曲奇吃不吃。”被吵醒的青年瞬间翻身起来吃曲奇,却被烫得呲牙咧嘴。整理书架的少年扭头来看,又转回头去,靠在一起偷偷地笑。王杰希无奈,递水给他,他也不接,就着王杰希的手喝下去小半杯水。柜台更年长些的青年抱着一只白猫顺毛,温和含笑着看他们胡闹。

  门被推开,带起一串风铃的响声,柜台的青年望向他,笑着说了声“欢迎光临”。蓝河扬扬手中的便签:“有没有人留下这样的一张便签?”柜台的青年点点头,从柜台上轻轻揭起一张便签,蓝河接过,依旧是略微潦草但有风骨的字体:“百花缭乱”。

  蓝河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这百花缭乱是指什么?那王杰希凑前来,摸了摸下巴:“这是说路口那家花店吧,植物品种挺多的,门口那两株植物也是从他们那儿买的。”说罢,取过一个小纸袋,装上尚还温热的曲奇塞进蓝河手里,叮嘱道:“天冷,注意添衣。”想了一想,又补充一句:“叫叶修少抽烟。”语气熟稔,仿佛他们三人,一直都是好友一般。蓝河心生暖意,道谢出了门。

  蓝河一面走,一面摩挲着那两张便签。原来这个人叫叶修,抽烟,烟瘾应该不小……他眼前好像真的有个人,略微低着头,双指夹着一支烟,脸庞被烟雾缭绕着,看不清眉目,蓝河心里却陡然欢快起来。

  他有些期待和叶修的见面了。

  便签上写的是百花缭乱,花店名还真叫百花,一个头发长到肩膀的青年,眉眼明朗,正半跪在地上整理一大丛玫瑰,另一个看上去较为沉稳的青年也是半跪在地上,笨拙地给他扎辫子。两人见有客来,都站起了身,整理花的青年手里还拈了一支玫瑰,要给它修剪枝叶,他的辫子自然是散了,头发披在脑后,有些凌乱。

  蓝河有种打扰了别人的感觉,略有些拘谨:“你们好,请问有一个叫叶修的人留下了便签吗?”那个沉稳些的青年取过便签递给他,蓝河准备走,那个长发青年却叫住了他。“诶,年轻人,”他抱着双臂笑得戏谑,“要学会把握机会。”蓝河腹诽你也没有比我大多少,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和大孙也是参加这个游戏的时候认识的。”看着两个人紧握的双手,蓝河脸皮开始发烫,匆匆告辞。

  真是的,我害羞什么呀。蓝河搓着发烫的耳尖,加快了步伐。

  百花店内,张佳乐不怀好意的修剪着一支玫瑰:“也不知道老叶能不能在圣诞节成功脱团。”孙哲平俯身去吻他:“那我们就祝他成功。”

  从花店老板处拿到的,第三张便签,写得更加龙飞凤舞,只怕是书写者赶着离开:“去兴欣网吧,老板娘特别凶的那个网吧。”蓝河翻个白眼,你要是被老板娘欺负也是自己作的。

  兴欣网吧门口,有一棵非常大的圣诞树,两米多高,老板娘陈果兴致勃勃地踩着高椅,要在树顶放一颗星星。前老板,也就是现任老板的父亲,在底下喊着“果果你慢点哎哟哎哟小心点!”

  蓝河仰望着陈果,不敢出声,怕惊着她摔跤,陈果倒是先发现了蓝河,利落地从椅子上跳下来,蓝河才发现她踩了双七厘米的细高跟。

  当真是剽悍,蓝河咂舌。

“网吧今天不营业,明天才开门。”蓝河摆摆手:“我就是来问问,有没有一个叫叶修的人留下了一张便签纸。”陈果了然,拍拍手上的灰,道:“你随我来。”陈果带着蓝河往里面走,不停地数落叶修“他这个人真是要气死人,觉不好好睡,饭不好好吃,懒得要死烟瘾又大,来来来把这个带给他,里面有戒烟糖、食谱、还有点吃的,叫他按时作息少抽点烟。”陈果左翻右翻翻出个盒子来,塞进蓝河手里:“这盒红茶给你啦,暖胃的。”顺手把便签纸“啪”地一声拍到盒子上黏稳。蓝河全程才说了一句话就被塞了满手东西,看着陈果干脆地锁上门,挽着她爸爸的手臂走远,絮絮叨叨地说着要吃火锅,蓝河展眉一笑。

  他忽然就想快些见着叶修。

  第四张便签皱的有些不像话,估计是被人揉成一团后又展平的:“街口转角有家咖啡屋。”

  走过这个街口,就是便签上说的咖啡屋了,这里他认得,挺出名的,因为经营者是对颜值奇高的兄妹,另外还有个游戏高手是哥哥的好友,常去那里打游戏,于是店里经常会出现一堆人吵吵嚷嚷地围着他打游戏,老板气急败坏过来骂人不一会儿就开始一起打,最后妹妹忍无可忍地关WIFI引起一片哀嚎的场面。

  蓝河来到门口时老板正从外面回来,上前一步推开了门,示意蓝河先进去。蓝河来到柜台前的一排椅子坐下,有些拘谨地对里面的女孩说:“请问,你认识叶修吗?”女孩扬起眉毛:“你是叶修哥的朋友?”蓝河尚未出声,身边传来一个声音“叶修在那边角落打游戏哦。”原来是老板在他旁边摸着下巴研究陈果塞给他的东西,拿起手写的食谱左翻翻右翻翻,嘴里念叨着:“老板娘写这个有什么用啊横竖叶修不下厨沐橙做出来的又不好……”最后一个字被掐灭在苏沐橙危险的眼神里。蓝河转身去角落寻叶修, 只看见一群人大呼小叫地围着一个人,从蓝河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双手飞快地敲击着键盘,深灰色毛衣的袖子挽起,露出手腕和一条红黑相间的手绳。蓝河看着自己手腕上的蓝白色手绳,和手中的四张便签,忽然间生出一种长途跋涉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的满足感。他走过去,将曲奇袋子放在桌子上,笑得眉眼都弯起来:“叶修。”

  被点到名的青年摘下耳机,抬起脸来看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样貌不算极其英俊,一双眼却明如寒星。蓝河望进这样的一双眼,觉得仿佛有万千星辰倾泻在心坎上。

  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

  因为……

  我在找你啊。

 

评论(5)
热度(46)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