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紫]舞者


@红泥小火锅

依旧是性转,依旧是OOC。
完全不懂舞蹈,欢迎理性讨论,谢绝撕逼。

  舞蹈室内灯光明亮。

  紫薇软剑一条腿搁在压腿杠上,黑色长裤裹着细长笔直的腿,露出苍白脚踝。她缓缓俯身向前,胸脯贴上大腿,背脊线条如蜿蜒向远方的山脉。银发黏在了脖颈上,有汗珠顺着领口滑进衣里,她表情仍是冷淡的,如万年不化的冰山。

  播放器里的最后一个音符终止,她放下高举的手臂,依旧扬着下颌。瑰紫的眼瞳在灯光下折射出的光彩惊心动魄,如软剑刃上寒光直刺心脏,她望过来的一刹圣火令差点没拿住手中的塑料袋。

  然而慌神只是一刹,圣火令迅速收拾好神色迎向她,扬起手中袋子:“还不来吃饭?”紫薇软剑只是轻轻一瞥,手指点下了重播键,右手向她伸出,在她握住前一秒收回作彩蝶翻飞状,在身旁轻巧落下。圣火令挑眉,这是在邀舞?随即踏步向前,俯身一礼,是惯有的撩人姿态。

  一人长裙飘飘,一人黑色长裤,同样的修长身材,共舞如同一场博弈,看谁先输在对方脚下,用献祭的姿势奉上一切,生死都由她掌控。

  圣火令一个旋身,在裙摆平息下来前向左摔下,紫薇软剑下意识拉住她的手,却被她反拉过去,落在她身上,腰肢被她揽住,鸳鸯眼与紫瞳相对。

  便算是同归于尽吧。

我一写圣紫就这种风格是什么毛病啊……

    2 21 2017-10-15 @红泥小火锅 依旧是性转,依旧是OOC。完全不懂舞蹈,欢迎理性讨论,谢绝撕逼。 舞蹈室内灯光明亮。 紫薇软剑一条腿搁在压腿杠上,黑色长裤裹着细长笔直的腿,露出苍白脚踝。她缓缓俯身向前,胸脯贴上大腿,背脊线条如蜿蜒向远方的山脉。银发黏在了脖颈上,有汗珠顺着领口滑进衣里,她表情仍是冷淡的,如万年不化的冰山。 播放器里的最后一个音符终止,她放下高举的手臂,依旧扬着下颌。瑰紫的眼瞳在灯光下折射出的光彩惊心动魄,如软剑刃上寒光直刺心脏,她望过来的一刹圣火令差点没拿住手中的塑料袋。 然而慌神只是一刹,圣火令迅速收拾好神色迎向她,扬起手中袋子:“还不来吃饭?”紫薇软剑只是轻轻一瞥,手指点下了重播键,右手向她伸出,在她握住前一秒收回作彩蝶翻飞状,在身旁轻巧落下。圣火令挑眉,这是在邀舞?随即踏步向前,俯身一礼,是惯有的撩人姿态。 一人长裙飘飘,一人黑色长裤,同样的修长身材,共舞如同一场博弈,看谁先输在对方脚下,用献祭的姿势奉上一切,生死都由她掌控。 圣火令一个旋身,在裙摆平息下来前向左摔下,紫薇软剑下意识拉住她的手,却被她反拉过去,落在她身上,腰肢被她揽住,鸳鸯眼与紫瞳相对。 便算是同归于尽吧。 我一写圣紫就这种风格是什么毛病啊……

[圣紫]口红


*性转paro,超级OOC,脑洞产物别认真

*实际上根本不了解口红

  紫薇软剑轰地一声甩上门,把自己丢进沙发里,脱下高跟鞋丢到地上,八厘米的鞋跟掉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不至于吵醒圣火令。她又扯下灿金头冠摔在玻璃桌上,银白色的长发流水一般披下来,掩盖了一双流淌着夜色的暗紫色眼瞳。这次的动静可就大了些,惊得圣火令从房间走了出来,火红色的长裙瞬间点亮了她的眼睛。

  紫薇软剑眯起双眼,看着圣火令无走过来,一只涂着殷红蔻丹的细长的手伸到她的颊边,把几绺头发撩到耳后。紫薇软剑的视线游弋到她的嘴唇,饱满圆润似熟透的苹果,在灯下泛着光,像是女巫献给白雪公主的毒苹果。

  咬一口就陷入沉眠。

  紫薇软剑兀的握住了那只白皙柔软的手,力道却轻柔,两双颜色不同却同样美好的嘴唇仅隔一线。她微微张开嘴:“你……这是哪个色号?”圣火反握住她的手,吻上她的脉搏,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口红印。圣火令一双鸳鸯眼中浮动着暗沉沉的情愫,慢慢弯起来,“你自己看看,是哪个色号。”

  紫薇软剑扬起那双细如柳叶的眉,手撑在圣火的腿上,支起身子,嘴唇印上她漂亮的锁骨。

  “你可以,把印子留在这里。”

我就写写,你就看看

不撕

如果可以请评论 (づ ̄3 ̄)づ

 

    9 39 2017-08-17 *性转paro,超级OOC,脑洞产物别认真 *实际上根本不了解口红 紫薇软剑轰地一声甩上门,把自己丢进沙发里,脱下高跟鞋丢到地上,八厘米的鞋跟掉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不至于吵醒圣火令。她又扯下灿金头冠摔在玻璃桌上,银白色的长发流水一般披下来,掩盖了一双流淌着夜色的暗紫色眼瞳。这次的动静可就大了些,惊得圣火令从房间走了出来,火红色的长裙瞬间点亮了她的眼睛。 紫薇软剑眯起双眼,看着圣火令无走过来,一只涂着殷红蔻丹的细长的手伸到她的颊边,把几绺头发撩到耳后。紫薇软剑的视线游弋到她的嘴唇,饱满圆润似熟透的苹果,在灯下泛着光,像是女巫献给白雪公主的毒苹果。 咬一口就陷入沉眠。 紫薇软剑兀的握住了那只白皙柔软的手,力道却轻柔,两双颜色不同却同样美好的嘴唇仅隔一线。她微微张开嘴:“你……这是哪个色号?”圣火反握住她的手,吻上她的脉搏,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口红印。圣火令一双鸳鸯眼中浮动着暗沉沉的情愫,慢慢弯起来,“你自己看看,是哪个色号。” 紫薇软剑扬起那双细如柳叶的眉,手撑在圣火的腿上,支起身子,嘴唇印上她漂亮的锁骨。 “你可以,把印子留在这里。” 我就写写,你就看看 不撕 如果可以请评论 (づ ̄3 ̄)づ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