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夜]你贩剑吗?不,我制杖(1)

*题文没什么关系

*私设成山,大写的OOC

*Ready?Go!

  “你贩剑吗?”这是那位年轻的剑客对索克萨尔说的第一句话。索克萨尔停下了给手中法杖镶嵌宝石的动作,总觉得这句话好像有什么不对。年轻的剑客有些窘迫地挠挠头:“我并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只是想要看看这儿有没有剑。”索克萨尔将攥在手里那块鸽血红放到桌上,温和地朝他笑笑:“如您所见,我只会制造法杖。”

  剑客失落地垂下了头,无力地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您了。”索克萨尔叫住了他:“远道而来的客人,不如在这里休息一下再动身。”他走进厨房,端出一碟小甜饼,沮丧的剑客抓过一块塞进嘴巴,一边嚼一边鼓着腮帮子说:“我叫夜雨声烦。”术士将滑落到身前的银色长发拨到背后,诧异地挑眉:“你是第一骑士?”

  众所周知,王国有一支骑兵,负责守卫主城安全,称作蓝雨,蓝雨内部会选出一位首领。这位首领将会拥有“第一骑士”的封号。而夜雨声烦,恐怕是蓝雨成立以来最为家喻户晓的第一骑士。不光是因为他身手矫健,更是因为他没有自己的剑。

  骑士的剑,比他的眼睛还要重要,是一位骑士精神的象征,而夜雨声烦的剑总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损坏到无法继续使用,必须更换,也就是说,他没有一把固定的剑。

  夜雨声烦耷拉着脑袋:“我也不想的啊,那些剑脆得要死承受不住我的力量我又有什么办法?那些闲的没事干的贵族都在拿这件事来针对我了,说我使用过的剑总是无故损坏必定是因为我身上有邪恶的气息。天啊一把普通的剑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光明之子的力量啊!”

  索克萨尔的眉毛挑得更高了:“光明之子可是受到过神明祝福的幸运儿。恕我直言,你恐怕是最尊贵的一位第一骑士了。”夜雨声烦看上去丝毫没有被这句话安慰到:“可是那老头居然信了那群贵族的话!这次我出来,名义上是让我寻找一把适合自己的剑,实际上就是想要驱逐我,换一位第一骑士。拜托用点脑子想想啦那些贵族的儿子摞起来都撑不住枪淋的一枪还想代替我?!做梦啦!”

  索克萨尔的指尖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眉尖蹙着,目光凝聚在剑客身旁“噼啪”燃烧着的壁炉上。许久,他起身,缓缓地说:“不如我和你做一笔交易。”他步入内间,捧出一把长剑,夜雨声烦的注意力瞬间被那把剑吸引了过去:与流云的焰影不同,这把长剑的剑身稍窄,自剑柄至剑尖,幽蓝慢慢渡为苍白,剑柄的十字上嵌一块圆润的水滴形宝石,剑上有幽幽寒气萦绕。索克萨尔将它放在桌上,取下手套,说:“这是老师留给我的剑,叫做冰雨。按理说一位术士不会需要用剑,老师这么做应该是让我给它择主。若第一骑士能帮我找到我需要的东西,那这把剑便是报酬。”

  夜雨声烦把视线从冰雨上移开,锁定索克萨尔:“能用这样的一把剑来充当报酬的任务绝对不简单,你需要什么东西?”他面带肃色,眼神锐利起来,一扫刚才无精打采的模样。索克萨尔打了个响指,一张光幕在夜雨声烦面前缓缓展开,他蹙着眉头念出声来:“布谷草……点冰石……银泉水……月神的分身?!”他惊异地抬起头:“你要做什么东西?!为什么会需要月神的分身?你知道这有多难拿吗?!”他在心里猜测着面前这个看似无害的术士的想法,眼神越发幽深,手指甚至按上了腰间的剑鞘。

  索克萨尔无视了他的戒备,大大方方地说:“国王夺走了我的法杖。”他伸手抚开额前一缕头发,露出额头上黯淡无光的六芒星:“他有了至高的地位,却贪心不足,还想要无上的力量。杖本身就是权力的象征,法师们的杖更是权柄与力量的结合体。在他们强夺法杖的过程中我只能把核心拆解出来,然后再造一支。”他苦笑着,“六芒星无处安放,已经黯淡成了这个样子。”

  夜雨声烦面色一凛,大步走上前,左手牢牢按住他的肩膀,右手的动作却轻些,缓缓撩开他额前的长发。指尖划过额头有些痒,索克萨尔有些不适应地皱了皱眉,他很少和人靠这么近。

  而夜雨声烦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喃喃自语着,并用指尖描摹着他额头上的六芒星:“上次见到六芒星还是在多久以前……”他后退两步,拔出长剑架在索克萨尔颈上,眼神冰冷而肃杀:“六芒星是第一术士的象征,世上不可能同时有两位第一术士存在,你对迎风布阵做了什么?!”

  长剑架在动脉边,索克萨尔依旧镇静,他轻轻抬起手指,一个暗紫色的法阵在他白皙指尖缓缓旋转成型,化作一支小小的箭射向剑柄与剑刃的衔接处,那柄长剑本就在第一骑士撑不了多久,此刻更是断成了两截。

  夜雨声烦眼神更加森然,手中剑已折,他干脆丢掉残破的剑柄,抓过冰雨,抽剑出鞘,直指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仿佛不觉得被冒犯了,坦然站起身来说:“迎风布阵是我的老师,而我在比试中胜了他,因此现在的第一术士是我。”夜雨声烦半信半疑,但还是将冰雨收回了鞘中。索克萨尔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略带疑惑地问:“你与老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关心他?”夜雨声烦手按在冰雨剑柄上,回答说:“他在我一次遇险时救了我。”索克萨尔奇道:“还有人能使第一骑士陷入困境?”夜雨声烦朝他翻了个白眼:“那些刺杀我的人不知道出身于哪个肮脏黑暗的组织,下手毒辣的很,就算我是第一骑士也不可能一个人收拾他们那么多人。”他斜睨了索克萨尔一眼,“而你身为第一术士,还不是在这个小店里贩剑?”索克萨尔笑出声来:“我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说过了,我不贩剑,我制杖。”他们对望一眼,夜雨声烦的脸色因为这个冷笑话而有所缓和,微微笑了一下,又迅速收回了笑意。

  最终夜雨声烦还是同意了这笔交易,索克萨尔收拾了一下行装,收进随身的储存空间里,临行前把头发全部挽到脑后,只有短短的两绺头发挽不起来,垂在颊边。夜雨声烦在一旁不耐烦地抱着手,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桌腿,嫌弃他动作慢。索克萨尔走到门边,拉开门示意请他先行,夜雨声烦却又呆着原地不走了,犹豫着问他:“你真的打败了迎风布阵,成为了第一术士?”索克萨尔挑眉反问一句:“你不信?”他微微勾起手指,六道光柱自夜雨声烦身边骤然升起形成牢笼将他困在里面,出也出不得。索克萨尔笑弯了一双漂亮的眼睛:“只有第一术士的六星光牢才能困住第一骑士一个小时以上。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繁花山谷,我先出发了,请第一骑士尽快跟上。”

  “索克萨尔!!!”

求评论ovO
 
 
 

评论(17)
热度(78)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