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戴]The first kiss is under the snow


  肖时钦第一次见到鸾辂公主的时候是在夏天。

  她长长的棕色卷发又厚又密,像毯子一样盖住了她整个背部,海蓝色的裙子在腰部束紧,在裙摆处扬开。颈上和胸前缀着极闪亮的宝石。

  但亮不过她的眼睛。

  肖时钦单膝跪地,黑发有几绺飘到公主的水晶鞋边,他在她手背上留下一吻:“我是肖时钦,以后将会担任公主的老师。”公主弯起一双明澈的眼:“我知道。我是鸾辂音尘,你可以叫我妍琦。”

  雷霆的公主,戴妍琦。

  她的父亲是雷霆的国王,请来肖时钦做她的老师,想要把她培养成足够强大的,可以庇护这个国家的人,而肖时钦作为这个大陆最强大的机械师,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肖时钦立于国王面前,灰色的长袍下摆搔弄着地毯上朱红色的绒毛,他问:“雷霆的子民大多数操控元素之力,为何要给公主聘请机械师作为老师……”他看见宝座上的国王微抬起手,便识相地噤声了。

  其实他是知道的,国王的姐姐,最优秀的元素法师,被冠以“风城烟雨”称号的那个女人,就是在元素之力中死去的。尽管她的壮举为国家消灭了敌人,尽管她的名声将会流传百世,但是国王的丧亲之痛永远不可能被磨灭的。

  这就是国王不愿意让他的爱女使用元素之力的原因。

  肖时钦弯腰行礼,转身离去。要教导公主,他要准备的东西有很多。

  “从组装这只机械鸟开始吧。”

  肖时钦和戴妍琦对坐在桌前,面前横亘着一堆金属材料与工具。他摸出一只沙漏,上端墨绿色的沙砾缓缓流向下端,“等沙漏漏完,我会检查您的成果。”

  小公主皱着眉头,为难地拿起工具,组装起老师要求的机械鸟,勉强组装出了个形状,却不具备飞行的功能。她偷偷摸摸瞄一眼肖时钦,他正入神的看着书,趁着他不注意,戴妍琦指尖涌出一缕绿光,钻进了鸟的头部。正好沙漏漏完了最后一粒沙,肖时钦抬起头来,取过那只机械鸟,有着金属羽翼的鸟儿在他手中起飞,姿态优雅地在空中滑翔。戴妍琦悄悄出了口气,肖时钦却皱起了眉头。

  他摸出一支纤长的乌木,上面有藤蔓模样的花纹缠绕,藤蔓上堆起了许多尚未开放的花苞。乌木棒在机械鸟头上敲打了几下,花苞依次开放,杖尖亮起一点绿光。他凝视那点碧芒许久,无奈地叹口气:“木元素。”他苦笑着对戴妍琦说,“公主,我们必须要见见你的父王了。”

  国王看着那点莹莹的绿光,眉间好似打了结一样舒展不开,嘴角沉重地向下垂着,那片碧海光影好像又出现在他面前,一个窈窕高挑的女人把长卷发束成马尾,指尖有磅礴的风元素涌出,他记得她的最后一眼,眼里是雷霆万钧,和一点点的,对血脉之亲的不舍。

  姐姐……

  国王阖上了沉重的眼皮,声音苍老而疲倦:“妍琦,你怎么想?”肖时钦侧头看向戴妍琦,即使戴妍琦不知道她姑姑的事迹,也能看出她的父亲对元素之力的纠结心理,如果她选择元素之力,或许会让她的父亲不快乐。

  可她是怎么想的……

  戴妍琦双手背在腰后,扬起脸来看她的父亲:“父亲,我不明白为什么您对元素之力怀有这么大的意见。”她的声音很有力,“可是我既然被它选中,那我就没有理由去逃避它。我是雷霆的公主,雷霆是元素的国度,我想要用元素之力保护它。”

  国王睁开眼,爱女的模样仿佛与长姊重
合,都是一样的倔强,一样的顽强。他深吸一口气:“去吧,孩子,学习如何操控元素之力,掌握庇护雷霆的力量。”

  ……别让风城烟雨的名字蒙尘。

——————————————

和《制杖》同背景的肖戴

还有莫橙华秀于远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的脑子呢

评论
热度(10)
© 归墟/Powered by LOFTER